自古至今,背叛感情、外遇出軌讓女性椎心痛楚、暗夜哭泣之負義男所在多有,戲曲鼓詞前有蔡伯喈、後有陳世美,故事如出一轍,尤以秦香蓮狀告開封府、刀鍘狀元郎最大快人心。

傳統京劇《秦香蓮》、《鍘美案》為張君秋、裘盛戎代表劇目。無論唱詞、唱腔早已深入人心。著名劇作家、戲曲理論研究專家劉連群老師功力非凡,明知原創之知名度高,承前人餘緒,很難超越。遂改從人物人性化著手,新編了《香蓮案》這齣精彩好戲,推出至今已有三年多,兩度進京,2011年在武漢參加第六屆中國京劇藝術節,榮獲一等獎。赴臺前剛由杭州獻演回來。他強調新戲有三項特色:一、故事新編:透過陳世美、秦香蓮,探索人如何對待誘惑與苦難。二、守本如新:以新舞台技法處理老故事,積極尋找合乎現代思維之表現方式。三、一台新人:得到前輩藝術家之指點、輔佐,這批可愛的新人在角色上各有發揮,傳承後有創造。劇中女主角改為擅演悲劇的程派唱腔來詮釋,加強張三陽、韓琪、包拯的內心戲份。虛懷若谷的編劇家劉老師每演均十分關注觀眾的反應。尤其愛戲又懂戲的臺灣戲迷,他特別希望得到批評、指教和支持。

2013424日晚間在臺北國家戲劇院,眾所期待矚目的新編京劇《香蓮案》揭開序幕:背景乃高牆外遠眺鳳閣龍樓,視野拉至遙遠天外,彷彿富貴在望、凌煙可攀,予人無限遐想。楊派青年演員凌珂飾演的陳世美,一出場唱「忽如春雷響天外」,音質音量亦如雷震。一場科考,鯉躍龍門,一朝得中,喜出望外,似乎暗示著「守貧賤易,處富貴難」,人性最怕受考驗。因「文采出眾、人品不凡」被仁宗招為駙馬,喜上加喜,良知理性難敵榮華利慾。情勢的變化如排山倒海而來,大丈夫理當抓緊浪頭,節節攀高。劇情之張力飽滿遂從頭至尾擄獲觀者的心。

場景陡轉,髮妻香蓮「一線線,一針針」深情縫棉衣,意寓「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三年後,母子並肩扶持踏上京城尋親路,「餐風宿露跋山涉水」對照「甘旨肥美軟玉溫香」,侍親送終換得是變心再娶。常言道得好:「寧可跟討飯的娘,也不跟做官的爹」。

實指望進京團圓,只落得「妻兒報門是鄉鄰」,教人情何以堪?劇中安排一場〈負心人夜訪〉如夢似真,終究是你以重金打發,我視錢財如糞土。香蓮至此全然灰心斷念,夫妻本是同林鳥,榮華來時各自飛。全劇最有表現當屬女主角呂洋,唱腔發揮程派綿延低迴、若斷若續的特色,收放頓挫間全是嗚咽淒楚。蹙眉、淚眼、掩面、斷腸、摧心、泣血將天地變、萬念灰、頓失所依的糟糠棄婦掌握得精準到位。

下半場劇情急轉直下,駙馬陳世美絕情負義、停妻再娶在先,罔顧天理人倫、斬盡殺絕在後。編劇把戲眼全放在「捨」字,香蓮願捨己救兒、韓琪感動願捨命全義、包拯寧捨官維護「公正廉明」。先捨後得,古有明訓。相對於「天子婿,東床驕」欺逼忒甚,招禍焚身,天地不容。公主抬出聖旨,為難清官,終於逼出「先斬後奏」之結局。正所謂「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寒衣一件,暗寓「妻之柔情,家之牽掛」,三番兩次勾起心頭之矛盾、糾葛,結髮緣、骨肉情難敵男兒扶搖直上青雲志。自古「仗義多市井,俠女出風塵」,加重旅店主人張三陽的戲份,更顯小人物之溫馨感人。

任何作品欲成為傳世經典,需經過不斷的修編淬鍊,唱詞之言簡意賅、意蘊豐厚,唱腔之不爭奇鬥炫、沉穩凝重,缺一不可。劇本絕非案頭文章,交給演員處理,讓與觀眾品評,才不至於演完即掛起來。

台下有人讚不絕口,並謂「下次公演,我一定要再看!」或許可堪告慰原著劉連群老師。

 

《香蓮案》呂洋飾秦香蓮(左)凌珂飾陳世美(右)
《香蓮案》,(左起)呂洋飾秦香蓮、凌珂飾陳世美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