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淒美愛情故事中,最膾炙人口的有三:白蛇傳、西廂記以及梁祝。除了歌頌偉大、堅貞的男女情愛之外,勇於追求幸福的女性更從千古以來就抒發了被壓抑的心靈。巧合的是,這三齣生死不渝的戀情,主角的世俗身份地位、和見識、能力均是女強男弱。在自古男尊女卑的社會哩,大大地把「無才便是德」的弱勢族群向上提升,進而鼓舞了廣大的「柔弱勝剛強」的女性同胞,思想得解放、行為更自主,影響不可謂不鉅。

崑曲的原始聲腔稱為崑山腔,源自江蘇崑山一帶,「梁祝」的故事又發生在杭城,即今浙江杭州。居然梁祝故事,不見於崑劇劇目,頗為少見。2004年才由曾永義教授首編成崑劇劇本,期間多次修譜重排,方得定稿,益臻美善。2012年元月國光劇團再度公演於臺北城市舞台,並請來當家巾生溫宇航和北崑當家花旦魏春榮分飾男女主角。曾老師積四十年戲曲研究功力,舉重若輕,據情節選用曲牌,信手拈來,被行家譽為「劇本是新編崑劇中的典範」,聲情、詞情俱佳。身為望重士林、戲曲與民間文學藝術泰斗的劇作者也頗為自豪此劇的表演形式及感人內容,再加上該團藝術總監王安祈教授的慧眼獨具,鍥而不捨力邀明眸皓齒的現成祝英台――魏春榮加入,促成一對璧人的組合。金牌導演李小平的巧思妙手點化,將平面紙本的案頭文學脫胎換骨為悲歡離合的真實畫面,背後所付出的勞神苦思、創意構想更是促成這齣新編崑劇青春亮眼、扣人心弦的功臣。當然當家老生唐文華飾演看墳人一角,是導演的精心安排,也見團裡不分主從,全力為戲好的共識。三次串場用現代眼光檢視古今價值觀,將堅貞愛情增添青春氣息,把激情的狂喜與大悲適時調劑沖淡,張弛之間得以平衡,確實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從〈草橋結拜〉兄弟應相顧相隨相扶濟;到山伯步行、英台策馬、馬文才乘車,除了展現三種交通工具之不同,亦點出三人身分各異;課間球戲靠演員與觀眾之想像力,模擬拋、接、踢、傳等動作;梁祝二人撲蝶、捕蝶時,台上他人瞬間定格,皆可圈可點。

〈學堂風光〉一折,藉英台踢球扭傷足踝,溫柔山伯呵護輕揉;馬文才拉女扮男裝之祝小姐共浴,梁兄哥奮勇解圍(字幕誤植為危);山伯每每向同學解釋謎團,巧妙掩飾化解窘境,英台深深銘感五內;梁哥哥質疑「女子小人難養也」的說法,挺身為女性抱不平,誠為見解超俗、尊重異性、意誠心正的翩翩君子。就在一有心、一無意的相處中,愛苗逐漸滋長。

離情別緒滿胸懷的〈十八相送〉指出「相見時難別亦難」的苦楚。似離群孤雁,兩地徬徨;共處傘下,祝家妹妹恨不得雨勿停,路更長;見蝴蝶成對飛舞,多麼想共效于飛;月老祠內大膽真情告白,芳心早許;奈何才郎始終懵懂不解其中意,女裙釵意繾綣,百般比方暗示,寄託終身不成,只得藉口九妹配婚。古代女子在禮教桎梏下,婚姻無法自主。冰雪聰明、敢愛敢恨的祝家千金也抗衡無力。溫宇航外型無半點智謀心機,在俊雅中流露憨態;眼波流轉,心思靈動的魏春榮欲言又止,急煞觀眾。在崑劇優美的曲牌襯托下,二人的唱詞聲調足以傳情。自幼培養出的「同堂學藝、同台演戲」默契,用自然、契合的身段串起陣陣漣漪,真的是「人在景中,景在情裡」。

〈訪祝欣奔〉劇情急轉直下,舞台背景以藍綠色調為底,狀似海底世界,線條往上揚昇,如羽毛舒展、像粉蝶振翅,將形象的場景一變而為意象,更豐富了想像空間。

〈花園相會〉導演巧妙地讓祝員外等人與馬文才各據一方,以燈光作為區隔,雙方竟能跨越時空對話。朝思暮想的情侶,乍見翻疑夢,竟自不敢相信。易弁(音變,為男子的帽子)而釵的閨閣女,讓異姓兄弟「賢妹」二字難出口。當山伯得知九妹即英台,且已許婚他人,只落得風冷、月冷、花冷、夢冷、人冷。此刻英台一縷情絲早已緊綰梁兄,無奈父命難違、馬家逼婚,自知紅繩無望,決定攜手同奔,自訂鴛盟。二人以死明志,父仍不允,立誓:「今生今世同生共死」,早已埋下伏筆。梁相公受此打擊,遂悲憤歸家,鬱悶而亡。自古門第觀念拆散多少鴛鴦,折損無數才女。禮教舊俗窒死多少情侶佳偶。雨打並蒂蓮,弱質怎經風暴?

原版第六齣復由王安祈總監改作為〈癡夢乍醒〉,曾永義教授訂正格律,使梁祝完成愛情於夢境,現實人生無緣結連理,只有寄情幻夢。一桌二椅斜倚台中央,以兩根細竹枝尖端棲息彩蝶,對立成拱形。山伯翩然入夢,一雙璧人分站兩邊,共持一件大紅帔,強烈點出一心指望著嫁衣,本欲同心永結、共偕白首,豈料如花美眷竟成鏡花水月。原想披紅掛彩的鸞儔鳳侶,竟自變做白衣素服的棒打鴛鴦。夢境中二人依偎溫存,輕撫愛憐,我為你穿衣;調脂抹粉,你為我梳頭。蜜意濃情在梁家書僮事久披麻來報凶訊時,頓然成空。

末場〈哭墳化蝶〉「花紅彩禮喜迎親對照「露冷蒼苔對新墳」,如此反差怎不撕裂肝腸?山伯實指望讀書仕宦竟成荒誕,原料想梁孟舉案齊眉共此生,無奈天不假年,有情人終無緣共綰絲蘿。兩頂花轎一前一後陣仗大,祝家果然門第高。新嫁娘退卻大紅嫁衫,全身素服白冠,草橋西畔路祭梁兄。霎時間花轎由紅轉白,結綵張燈變做送葬白幡,良緣奈何成虛話?三載同窗共枕,朝夕情重,前塵往事銘心刻骨,不料姻緣成泡影。頓時墓裂,縱身投入。從此化作魂魄,自在遊走進出轎內外,超脫成幽靈,終得自由,掙脫人世間藩籬束缚,永結金石盟。天上夫妻勝似人間伴侶,相親共挽直到永遠,終不分離。結束在悲中帶喜氛圍裡。歲歲年年墳頭草又青,凡事何足爭?何事能永恆?化作一雙彩蝶翱翔天際,再不受挾持、牽制。幕落前,兩位男女主角淡雅素服謝幕,不再介意虛無的外在。

編劇曾永義教授說得好:「戲交給國光演,是我的榮幸。」果哉此言!

 

17_〈化蝶〉劇照

〈化蝶〉劇照

 

17_新編崑曲《梁祝》,(左起)魏春榮、溫宇航

新編崑曲《梁祝》,(左起)魏春榮、溫宇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