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北京中央電視台播放了上海京劇院在天蟾逸夫舞台演出的《玉堂春》,由黃(桂秋)派李慧、荀派熊明霞飾演前後蘇三的《起解》和梅派史依弘的《會審•監會•團圓》,不同旦行流派的精彩展示,受到廣大觀眾的好評。由此,想起了有關早年山西省洪洞縣長期不許演出《玉堂春》的「禁忌」。理由是在這齣戲中,蘇三起解時有句唱詞是:「越思想越心頭恨,洪洞縣內無好人。」又說戲中的角色沈延林是洪洞縣人,他嫖娼宿院不大光彩。因此洪洞縣人是不許在他們的縣境內上演《玉堂春》的。另有河北曲周縣內也不准演《玉堂春》,說是戲中的三公子王金龍為曲周縣人,他尋花問柳,金盡被逐,淪為乞丐後仍春心不改,與蘇三在關王廟相會時還要在「神案桌下敘一敘舊情」,實在不大體面。再說,在《會審》中潘必正也講「分明是他王氏門中不幸,出了這個敗家之子!」等台詞。這就使得曲周縣人,特別是曲周城內姓王的人家更為憤怒,所以舊時的洪洞、曲周兩縣不准演《玉堂春》,即此原因。

其實,並不是只有《玉堂春》有這樣遭遇,早年,戲班每到一地演出,都先得打聽當地有些什麼「禁忌」,不然,犯了「忌」便會惹出麻煩。如清代時湖北均州就不准演《秦香蓮》,《鍘美案》,因均州當地有個陳熟美當官後,廉政愛民,不徇私情。有些「走後門」的同鄉仇恨他,才編了此戲,把「熟美」改為「世美」來罵他不顧親情鄉情。

傳說,舊時南京不許演《取金陵》(戰國時南京稱金陵),南昌不准演《破洪州》(隋朝時南昌為洪州),分宜不能演《打嚴嵩》(嚴嵩是江西分宜人),蒲州更不許上演《走麥城》(關羽是山西蒲州解良人)。依此類推,像《打登州》、《取洛陽》、《鎮潭州》、《鬧昆陽》、《戰樊城》、《奪鎮江》等戲名不大「吉祥」的戲,當地一般都是不許演唱的。

至於宮廷「禁忌」的戲,就更不勝枚舉了。像什麼《劉秀逃國》、《薛剛反朝》、《賀后罵殿》、《楊廣逼宮》乃至《要離刺慶忌》、《專諸刺王僚》等有礙宮廷安定的戲,都一概不許上演。有時某皇帝、王妃、國太甚至國舅的生肖屬相,往往也被視為「禁區」而不准提及。比如,皇族中有屬狗的,則不能演《殺狗勸妻》,有屬馬的更不能演唱《秦瓊賣馬》,有屬鼠的,同樣不許上演《訪鼠測字》等等。尤其是清朝慈禧太后當政期間,清規戒律更是多如牛毛,慈禧屬羊,宮裡唱戲非但不能有傷害「羊」的戲目,像什麼《羊肚湯》、《變羊記》、《牧羊圈》、《羊角哀》等,一概都不許在宮內演出,甚至連唱詞中的「羊」字也犯「禁忌」,民間傳說中也有進宮演唱《玉堂春》把「羊入虎口有去無還」改成「魚兒落網有去無還」的說法――就在2011年收看上海京劇院的《玉堂春》時,不還是唱成「魚兒落網」的嗎?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