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青衣坤票黃惠英,在一年之內,連演五場戲,其中《春草闖堂》與《佘賽花》都是整本的大戲,另外又演出《別窯.大登殿》、《打漁殺家》、《祭塔》三齣折子戲,集唱唸做打於一身,可謂勇於挑戰,精力過人。在短暫的時間內,對於每齣戲中角色的詮釋,均能恰如其分,各具其面,的確難能可貴。演出效果精彩紛呈、美不勝收,比諸專業亦不遑多讓。

她自幼受父親的影響,對京劇藝術産生濃厚興趣。學生時代即參加學校的國劇社團,登台演出,並拜京劇前輩名票段承潤女士爲師,學藝深造,奠定深厚的基礎,後因專注家庭子女間,有很長的一段時日,無暇顧及個人的愛好。在事業逐漸穩定後,藉著到「北京人民大學」修博士學位之便,除結交當地許多京劇行家之外,也更進一步的向他們討教,轉益多師,並受梅派名家杜近芳女士親授《鳯還巢》一劇,使她在京劇表演藝術方面更上一層樓。近年更定時向武旦名師郭錦華女士學藝,苦練基本功,從跑圓場、走邊、起霸、槍花、大刀花……等學起,嘗試各行角色的演出,成績亮麗,有口皆碑。她事業有成,曾擔任臺灣省第十九屆理事長,是臺灣省會計師公會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理事長。兩岸開放以後,由於業務關係,經常來往於大陸臺灣兩地,在北京上海均設有合作機構,並時常代表會計師公會參與兩岸會計交流的種種活動。從19942011年曾在大陸上海、北京、天津等地演出《梅龍鎮》、《斷橋》、《鳯還巢》、《四郎探母》、《趙氏孤兒》、全本《玉堂春》、全本《秦香蓮》、《穆桂英掛帥》及《別窯》等戲。在臺北,近期曾演出全本《白蛇傳》、《穆桂英挂帥》、《玉堂春》、《金玉奴》、《十三妹》、《春草闖堂》、《佘賽花》、《霸王別姬》、《花木蘭》、《三娘教子》、《別窯》、《大登殿》、《打漁殺家》、《祭塔》等戲。

爲了慶祝建國百年「京劇獻演」,她鼓足勇氣連演五場允文允武的作品:

(一)全本《春草闖堂》是荀派著名旦角劉長瑜的招牌戲,戲中突出春草一角,危機中顯現智慧、機敏內蘊含稚氣,性格鮮明,獨具特色,其中長達十四句的流水「薛公子他本是相府東床」,本來是純屬憑空編造的,並非事實,但此時此刻她必需假戲真做,瞞天過海,不能心虛理虧,不能露出絲毫破綻。唱來流暢灑脫,明快而富於變化,通過演唱把薛公子這個假女婿,描繪得那麽真切,使胡知府與誥命夫人不得不信、不敢不信。這齣戲的白口很吃重,她曾特別下功夫練習京白,在《十三妹》和這齣戲中都能盡情的發揮出來。全齣戲毫無冷場,表現從容,繪聲繪色,突出小春草堅定、爽朗、敢做敢爲的特點。

(二)同心京劇團演出《紅鬃烈馬》,她在《別窯》中飾演王寶釧、《大登殿》中飾演代戰公主,可以說是牛刀小試。多年前她看童芷苓演出代戰公主的錄影,童芷苓一身旗裝,款款而出,豔光照人,唱來美感十足,細節中處處見俏頭,與梅葆玖的王寶釧雙雙上金殿,一個旗頭旗蠎,一個鳯冠女蠎,冊封之時相映生輝,她那行雲流水的唱腔和清脆明快的京片子,真有珠走盤玉之妙。這次適逢其會,扮演代戰公主,以償夙願。她穎悟好學,才思敏銳,在長時間的細心揣摩之下,台上的唱念做表與童芷苓確有幾分神似,令人拍案叫絕。

(三)《打漁殺家》是生旦對戲,這齣戲的難度很高,因爲許多名角演出,所謂珠玉在前,很不容易討好。她在唱唸做打各方面,基本上按梅派的路子演出,蕭桂英的唱段並不多,主要是西皮導板、快板、搖板和原板,她唱得層次分明,能把劇情唱出來。做工方面相當繁重,尤其是在船上的部分,桂英唱完西皮導板,隨蕭恩上場之後的船身距離,始終保持不變;在蕭恩上下船的時候,站在船另端的桂英,相應起伏動作都配合的很到位。最後與大教師的開打,殺了大教師之後,父女倆同時往左起「反蹦子」,桂英扶著蕭恩的肩膀,亮一個「合扇」的高矮亮相。飾蕭恩的張銳民也是資深票友,功底不錯,二人合演收到紅花綠葉的效果。

(四)全本《佘賽花》,又名《七星廟》,由射獵遇楊繼業起,到「七星廟」團圓爲止。前面的趟馬圓場,後面的紮靠開打大刀花,都是刀馬旦的功夫,身段繁重。1960年杜近芳、葉盛蘭演出此戲,非常轟動。這次黃惠英在名師郭錦華指導之下,苦練半年之久,特邀著名小生曹復永合作,二人默契良好,相得益彰。她所扮演的佘賽花,剛健威武和嫵媚飄逸的風度,兼而有之。二人開打,乾淨利索,具有帥、美、脆、媚的藝術特色。唱腔方面在名鼓名琴的伴奏之下,清新流暢,悅耳動聽,其他搭配齊整,表現良好,演出獲得極高的評價。

(五)2011年12月,參加同心京劇團的演出,特別選擇了以唱工爲主的《祭塔》,走梅派路子,又參考夏慧華的唱腔,自己再根據劇情,編排與許仕林的互動,從人物情感出發。當她看到自襁褓失散的嬌兒時,悲喜交加,二人相互擁抱,哭訴往事的一幕,聲情並茂,感人至深。這齣戲情節雖較簡單,但其中大段反二黃唱腔藝術成就很高,所以許多著名旦角都唱這齣戲,藉以鍛練演出技巧,還把這齣戲的反二黃慢板,作為每次吊噪子必練的一個唱段。因為這段唱的音域很廣,高低音相距較遠,沒有深厚的功底,是很難唱好的,多年來她「知難而進」勤於練功、吊噪,所以能達到低音甜厚雋永,高音游刃有餘,音膛相聚的境界。她對愛子訴說往事,唱到:「只因為貪紅塵下山私遊」與「那妖僧法無邊神鬼皆愁」二段時,都站起來表達內心的激動,在精彩的唱腔和樂隊的伴奏之下,令人聞之動容,成功的塑造了《祭塔》新穎的表演方式。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黃惠英在2011年,連續不斷的自我挑戰,演出不同的戲碼,詮釋不同的角色;尤其連演二齣全本大戲,其難度可想而知。她憑著對京劇藝術的熱愛與執著,不斷勤學苦練的精神和毅力,逐漸在戲台上得到實踐,足以證明她個人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正如法華經中所云:「功不唐捐」,真是「成如容易卻艱辛」。她說最好的朋友是「京劇」,今後將全心投入其間,因為努力不僅沒有白費,從而得到實際的回饋,這是她最感到溫馨和安慰的。在新的一年裡,她將陸續推出一系列文武並重的好戲,以饗愛好京劇的朋友們,請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