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大製作《藏書之家》來臺掀起旋風,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在團長茅威濤的率領下,帶來《陸游與唐琬》和《梁祝》到彰化、南投、高雄、臺北等地公演,盛況空前,真是越來越精彩。

臺北國父紀念館的B組青春版《陸游與唐琬》是一齣難得一見、製作嚴謹、盡善盡美的精品佳作。感動嘆服之餘,僅就其內容歸納出四項優點和二種最難達到的境界分別敘述。

此劇的四大成功之處在於:一、劇本:京劇荀派代表作《釵頭鳳》亦是陸游故事,惟劇情較複雜,原來場次亦繁瑣。越劇寫陸唐鶼鰈情深,蓄積厚足;成為日後「嚴親禮教嚴酷,悍母愛之反害之」悲劇之伏筆,劇力萬鈞。整體文學性濃、意境高,感染力強烈。情節合情合理,銜接緊湊,引動觀眾共鳴。二、舞美:呈現在舞台上的背景大幕、佈景道具、燈光氛圍等,好比人的臉蛋、身材、風度氣質,是給人的第一印象。南宋偏安,疏影橫斜,梅花數點,烘托出江南風光。紗簾透視,竹影搖曳,映襯季節更迭。擅長藉景生情。一列白牆,圓形門洞,配上圓柱、橫樑,中式庭園之美,盡在不言。台上窗格雕花古色古香,桌椅陳設精緻高雅,令人發思古之幽情。三、詞曲:唱詞典雅,句句唯美,俯拾可見。例如:序幕一場「樓台鬧管絃,粉飾太平,半壁江山,豪門歡宴,志士遭貶」、「花易落、人易醉,山河殘缺」怎不教人痛心?「才華蓋世,報國無門,救亡無路,空負己才,愧對祖宗」寫務觀心境,絲絲入扣。「釵墮簪碎,怎堪成棄婦?」以物喻人,形容失夫、失家、失庇護的柔弱唐琬。四、裝扮:演員淡妝而不濃豔,自然更生活化。古裝服飾色調柔和協調,織繡花紋高貴大方,與角色人物性格、心境完全搭配。化妝、服裝設計者功不可沒。

整體合作的舞台效果達到了戲劇所追求的兩件至難之事:一、演技精湛:靈魂人物蔡浙飛(飾陸游)、章益清(飾唐琬)在前輩高手調教下,唱念精準,動作到位,感情的收放,激昂悲憤時能立即控制嗓音。大小細膩身段都能毫無失誤,信手捻來,背後是無法想像的投入和熟練。新人的青春亮眼更不在話下。二、感人落淚:世上最難的事是把別人的錢弄到自己口袋內,但是更難的是如何要人感動潸然淚下。劇中「無情劍斬斷並蒂花」夫妻被逼拆散,和沈園重逢心碎無語的場景,座上個個皆「江州司馬青衫濕」。

 

15_《陸游與唐琬》劇照.jpg

《陸游與唐琬》劇照

 

15_(左起)蔡浙飛飾陸游,章益清飾唐琬.jpg

(左起)蔡浙飛飾陸游,章益清飾唐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