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京劇院2013抵臺在城市舞台的第四場演出是830日(五)的夜戲。骨子老戲《清風亭》不常見,因此吸引不少觀眾到場。加上國光劇團秋季公演「秋後算帳.譴責負心」系列118日也將在同一地點推出融合京劇、豫劇的修編版「雷劈張繼保」,相信一定各擅勝場,大異其趣。

新編古裝戲《擋馬》,又稱《擋馬過關》。北宋時,楊八姐(劉泳渤飾)改扮男裝入遼刺探軍情,返國途中被原為宋將的焦光普(時增帥飾)引入酒店,焦欲盜取楊之腰牌過關,被察覺後,二人格鬥。終於相認,同返故國。這是一齣短小精練、武打技巧難度高、招式創新的熱門戲。武旦演員並不陌生,是每週六、日人間衛視台「台泥劇場」主持人李寶春、馮蕾同台的酒店老闆娘。八姐穿厚底,個頭英挺,有嗓。武丑跟斗輕巧,單足上桌先蹲再立,在一方桌面上展示毯子功;一張木椅翻滾撲躍變化無窮。二人身段配合似舞蹈。尤其是焦光普躺地足踢劍鞘,寶劍應聲接住,令人叫絕!這齣戲之篇幅足、對打繁複是近來所僅見之完整版。番邦小將在摸腰牌、發現不見時之反應太慌速,宜一疑一想一驚一看嚇出一身冷汗,才有層次感。

骨子老戲《清風亭》,又名《天雷報》。是一齣著名老生戲,乃周信芳、馬連良代表劇目,說白、做工為主,二人各有千秋。啟幕前的一段序曲交響樂是作曲、配器高手蘇謙的傑作,悠揚舒暢、震撼人心。張元秀老夫婦分由廿七、八歲的張萌和張召君飾演,年富力強、神完氣足,唱作表現淋漓盡致。演地保的文丑張飛飛也極稱職。清風亭〈拾子〉一場:從此有子有後,是多大的期盼,十三年後最擔心害怕要吐露身世的時刻終於到來。飾親生母周桂英的張美超為張派青衣,嗓音珠圓玉潤,泣訴當年棄嬰之往事。〈認子〉一場:一邊是生育之骨肉,豈忍割斷?另一邊為養育之恩情,怎肯割捨?對繼保而言,跟親娘是錦衣玉食,前程似錦;隨養父母則破瓦寒窯、身世遭質疑。雙方拉扯,苦不堪言。畢竟年邁人慮深思遠、胸寬心慈「疼兒為兒好」,臨別殷殷囑咐:成人後,生來探望死祭墳。分別時再三不忍,繼保跪拜叩謝十三年養育恩,催人淚下。〈盼子〉一場:月明風緊之際,哭瞎雙目的老旦[反二黃垛板]細數起居衣食照顧之種種,描述父母為兒做牛做馬,死也甘心的心境。正如俗諺所言:「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女誰見了?」撿兒、丟兒、盼兒都在此亭,乍聞嬌兒得中狀元返回汝陽,真乃大喜、大悲又狂喜。二老重新燃起生機,希望。〈殛(音及)子〉一場,由小生昝旭東飾張繼保,春風得意攀高枝。聞聽義父母到,首先念及前程,辛勤撫育怎比榮華富貴?任憑白髮爹娘苦苦哀求、旁觀地保柔情勸說,終究命人轟出不認。以四百文銀錢打發二老雙親,徹底傷透人心。目盲老娘撞柱身亡,父張元秀舉杖責其喪盡天良、禽獸不如,怒火攻心,倒地不起。霎時,天昏地暗,雷鳴電閃,張繼保內疚至狂,五雷轟頂。

「一段故事,講述了多少年?一曲宮商,彈斷了多少絃?一本老經,為什麼常常念?一壺老酒,為什麼喝不完?」的主題曲演唱中,留下無盡的回響。

 

4《擋馬》劉泳渤、時增帥1.jpg

《擋馬》劉泳渤、時增帥

 

4《擋馬》劉泳渤、時增帥2.jpg

《擋馬》劉泳渤、時增帥

 

 

4《清風亭》.JPG

《清風亭》

 

清风亭 劉思秀.jpg

《清風亭》劉思秀

 

清風亭 馬超博.jpg

《清風亭》馬超博

 

清風亭 張美超.jpg

《清風亭》張美超

 

清風亭 張萌 張召君.JPG

《清風亭》張萌、張召君

 

清風亭 張萌 張召君02.jpg

《清風亭》張萌、張召君

,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