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十載,國光劇團再度推出改編自骨子老戲《九更天》的當代京劇《未央天》,仍由當家老生唐文華擔綱主角馬義。翻看老本子,《九更天》的場次瑣碎,劇情鬆散,合乎從前的鋪敘型態和觀眾的觀賞習慣。編劇劉慧芬以現代思維,保留了重要情節的骨幹,從人性角度,刻畫出合情合理的情緒轉換。大刀闊斧的改編,讓人更深層的思索主僕、父女、官民三者間的關係,可謂功力深厚。

《九更天》又名《馬義救主》,取材自明代朱素臣《未央天》傳奇。敘述主人無端被捲入一樁無頭公案,遭收監問斬,忠僕馬義為報恩上告鳴冤,縣令稱尋得屍頭即可緩刑。萬般無奈,殺女割頭以獻,不料縣令食言仍處斬刑。馬憤而上京,至太師聞朗處控告,以肉身試釘板為主人雪冤。聞感動趕往縣衙覆審,刑期已至,天猶未明。直至九更,天始放明,父母官與青天大老爺皆以酷刑凌虐迫害無辜百姓。馬義父女之死也難敵吏治之黑暗、冤案之難昭,留下了無盡的司法長夜。

大幕背景呈現兩棵老樹,枝枒虯勁,張牙舞爪,鬼氣陰風,好似法網森嚴,民無所遁逃。又彷彿市井小民,善良無辜,蒙受冤屈,只有振臂哀告蒼天,不得不向命運低頭。內在意涵強烈。這齣戲劇情衝突不斷,高潮迭起,張力飽滿。「殺女」、「滾釘板」兩場最能發揮演技。

飾縣官的劉稀榮,做表富戲感,大段「兇手、高手」繞口令般的念白,頗有朱世慧在《徐九經》裡的味道,是位努力認真的好演員。唐文華在四下尋找人頭、一心營救主人的逼迫下,幾近瘋狂,一路走圓場,步伐由緩而疾,翻吊毛、摔屁股坐子,最後想到犧牲女兒。理智上要報恩全義,情感上怎忍下手?內心交戰,鬚髮賁張,真乃慘絕人寰的決定。弱質女(王耀星飾)以哀怨的程腔傾訴心聲。當老父驚覺自己手刃親生的殘忍而作罷時,孝順的女兒已決定成全走投無路的爹尊,自我了斷。實實情何以堪!唐的大段唱如泉湧而出,見此情甩帽、躍起,繼而左右足交互跳,跑步向前認屍。天倫至悲,令人不忍卒睹。唐的做表唱念可謂酣暢淋漓。

犧牲愛女換得人頭,狡猾縣令竟不認帳,難道是「下民易虐」?是可忍孰不可忍!家毀人亡,一片忠義,換得裡外一場空,怎不教人豁出性命,爭個公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滾釘板、刀山油鍋早已置之度外,視死如歸變得合情合理了。

國劇一向善用象徵抽象的手法表現,「滾釘板」的酷刑怎能用肉身與劍山拚搏?觀眾帶有幾分好奇,不料唐老生袒露上身,正面臥倒其上,左右中各來一番,配合鮮血淋漓滿台翻滾,頗有幾分驚悚。求仁得仁,死而無憾,馬義捨命救主,忠勇無雙。只是二更夫一句詞:「我看這天也亮不了了。」諷刺這吏治不清、暗無天日的世道,何時才有了結呢?

為加強演出效果,劇團特邀曾經馬連良親授之大陸老生安雲武擔任聞朗一角,以老生來淨行。他的白口有勁,噴口、氣口都恰到好處,公堂上一段嚇之以威的唱,快慢高低入木三分。安老師誨人不倦,團裡老生獲益良多,可見主事者用心之深。

唐文華今年適逢五十,演藝生涯如日中天,被譽為「臺灣鬚生第一人」,算得實至名歸。他是道地本土培植出的京劇人才,天賦條件佳,扮相、個頭、嗓子再加上聰明悟性高,早在復興劇校坐科時已嶄露頭角,加入各劇團歷練多年,又蒙恩師胡少安傾囊相授,情同父子。加盟國光劇團是藝海生涯的重要里程碑,老戲新劇都是不做第二人想的男主角,更能細膩刻劃人物內心。「自古無場外的舉人」,透過不斷的舞台實踐,演技日益精湛而多樣貌。

十六年來國光大家庭提供源源不斷充足的養分,當家老生也以自身的努力和堅持,得到最大的揮灑和蓄積。天時地利人和造就了一位名角。

國光特為他辦了「五十專場」,並在《未央天》謝幕時,推出大蛋糕賀壽,台上下共享風光又感人的一刻。相信這是肯定,也是期許,今後再創演藝、傳承佳績。

 

4《未央天》劇照,唐文華(中跪者)飾馬義.jpg

《未央天》劇照,唐文華(中跪者)飾馬義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