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信芳虛心改戲

周信芳當年初演《四進士》時,曾經收到一位觀眾的來信,對他演的這齣戲提了一些意見。信中指出「宋士傑偷到借住他旅店的公差之信後,把田倫寫給顧讀的信抄在自己衣衫內時」的那段戲沒演好。那觀眾說,宋士傑曾做過衙內文書,深知此信的利害關係,和對義女楊素貞打官司的重要作用。那他為什麼抄完後不核對一下呢?為什麼剛抄完、墨汁還沒乾時,就將衣衫放了下來呢?如果抄錯了字或看不清的話,那麼官司豈不就前功盡棄了嗎?

周信芳收到信後,覺得這位觀眾的意見非常正確,當即回信表示感謝,並告知近日一定把戲改好,請他再來觀看。

幾天後,周信芳在演麒派名劇《四進士》。當演到宋士傑抄信時,周先生採用由慢到快、由輕到重的聲調,將信上之字句唸出來,表示是在逐字逐句地校對;抄完信後,又加上吹衣、抖衣的動作,表示能讓墨汁乾得更快。

周信芳對一位毫不相識的普通觀眾的意見,能虛心接受並誠意迅速改正戲中不當之處,可見他的人品和道德之高尚。

   程硯秋禮讓《女兒心》

程硯秋自1940年在上海首演《鎖麟囊》一炮而紅之後,他深知上海觀眾愛看新戲。於是回北京後,又準備請翁偶虹編演一部新戲。程硯秋曾學過崑曲的《百花贈劍》和《百花點將》,而且他在學旦之初,也曾學過武功,曾向丁永利學過全齣《挑滑車》,所以程還想在新劇中展示自己的武功。於是,翁偶虹又參考晉劇(山西梆子)的《百花亭》,編成了京劇《女兒心》,主角百花公主。次年,程硯秋在上海黃金大戲院首演此劇,場面絢麗,文武並重,為程派代表劇目又增添一齣「武」、「舞」風格的新劇,和《鎖麟囊》一樣,也受到上海觀眾的歡迎和好評。經京、津等地媒體報導後,北京天津兩地戲院已派員赴滬,情商邀請程硯秋上海演完後,即赴北方演出。

不料,當時「四小名旦」之一的李世芳也正由他父親李子健(山西梆子名旦)移植了此劇,取名《百花公主》,但還沒公演。李世芳雖是梅蘭芳的入室弟子,而對程硯秋亦事以師禮。他聽說程先生已在上海演出了同樣劇情的《女兒心》,恐怕珠玉在前,自己的演出相形見絀,便婉轉地說明衷曲;程硯秋大度地安慰李世芳說:你但放寬心,既然也已排演了此戲,那我這齣《女兒心》以後只在上海公演,決不在京、津各地演出;我希望你不要擔心、不要動搖,全力以赴排好這齣戲。需要我幫助的地方,儘管提出來;一題兩作,古已有之,何況你又得自家傳,我更應該助你成功了!」果然,程硯秋恪守諾言,《女兒心》始終未在京、津等地演出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