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臺灣傳統紙紮顛覆一桌二椅京劇舞台--

 幽幽的聲調唱出人鬼神界的三重愛恨交織,柔弱中帶有自我意識的姿態,更將糾葛於舊愛與新歡之間的無奈表露無遺。曾親炙名師戴綺霞的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團當家朱民玲,以難得一見的蹻功,恰到其分的手、眼、身、法、步,重塑了李桂蓮的絕旦風華。

臺灣戲曲學院附設京劇團年度「創藝」京劇《闇河渡》大戲將於112930日在新舞台隆重登場,由朱民玲和趙揚強領銜主演,特別商請旅居法國多年的導演謝東寧,並由曾獲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的編劇吳明倫,重新詮釋戴綺霞名劇《陰陽河》,再由獲得第三屆台新年度視覺藝術獎的當代藝術家施工忠昊跨刀擔任舞台設計,顛覆視覺的設計,將觀眾耳目一新,感受超越傳統京劇的跨界風貌。

編劇吳明倫表示:原本的老本只有半本,只發展到「一妻二夫」三方對峙場面,沒有結局。但後來發現修改牽一髮而動全身,角色厚度不足,因此重新經營角色的個性,連帶地也重塑了故事的發展脈絡與結局。而導演謝東寧指出,劇中將結合西方歌隊的表現方式,讓這齣劇更帶有現代化色彩,同時摻雜西方古希臘神話中奧菲斯地獄尋妻的概念。至於舞美設計施工忠昊則以臺灣傳統民俗的紙紮藝術為創發點,既突出陰間的人文色彩,又符合環保意識,在寫實與寫意間襯托演員細緻的表演功力。

臺灣戲曲學院副校長,也是這齣戲的策畫與藝術總監蔡欣欣表示,《陰陽河》又名《慶中秋》或《地府尋妻》或《西川奇聞》,本是描寫張茂深與李桂蓮這對夫妻,中秋月圓之夜在家中燕好,然關了房門卻忘了關上窗戶,因此衝撞了月神,遂導致妻子李桂蓮被拘提到陰間挑水受罰。有鑒於早期許多傳統老戲,只是將故事當作一個框架,主要是提供演員展現唱念作打的表演技藝。因此20世紀初搬演這齣老戲時,其欣賞重點是放在花旦踩蹺挑水等各種身段作表的展演。

然而隨著時代社會的演進,觀眾對於戲齣故事的合理性與人物性格的刻畫有更多的思考與關注,因此難免也會有產生質疑,如為何夫妻在自家享受閨房之樂還要受罰?又為何月神只處罰妻子而不處罰丈夫呢?又最後妻子是選擇凡間的丈夫還是陰間的丈夫呢?本校京劇團秉持著繼承傳統老戲,創藝京劇精品的理念,組合了嶄新的製作團隊,讓編劇深掘人物的思想情感,由導演融合中西戲劇的表現手法,請舞美設計打造陰陽奇魅的劇場空間,以提煉傳統骨子老戲的劇藝菁華,並挹注時代社會脈動與現代審美思維,呈現從主題立意到劇場藝術都深具「創藝」的京劇精品。

所以我們也特別將《陰陽河》的劇名改為《闇河渡》,因為這條陰陽河不僅代表著陰陽兩界,更意味著一條情慾之河,古今多少痴男怨女皆為情執迷,勘不破看不透,所以一直困頓在此陰陽河的情關迷障中,載浮載沉,悠悠蕩蕩。而「渡」字就涵括了雙重意涵,一是從此岸到彼岸,渡過陰陽河流的去留選擇;一是對真情體悟與開脫的自我度化。」

記者會現場,武花臉楊宇敬飾演的鬼丈夫倪木擺出威儀架勢,豪邁有力技壓四座;旦角朱民玲擔綱的妻子李桂連,一襲素裳泣訴幽唱,更顯得楚楚動人哀怨淒婉。臺灣戲曲學院校長張瑞濱表示,戲曲學院前身是「復興劇校」,是國內第一所傳統戲曲人才養成學校,其中附設京劇團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專業京劇表演團隊。先前京劇團曾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和當代傳奇吳興國合作的《八月雪》極受好評,團長張旭南提到今年在傳統的京劇演出中融入現代思維,並結合現代多媒體科技投影技術,重新於當代舞台詮釋傳統老戲。

是以《闇河渡》中的戲中人,該如何渡過這闇河慾流的情關迷障?透過虛實交錯的場景,不論是喜愛京劇的老戲迷,或是從沒踏入傳統藝術的新觀眾,應皆能感受到和傳統京劇文化不同的創新豐富內容。

 

顏許P8270475.jpg

朱民玲劇照

 

舞台_房子白色道具.jpg

舞台紙紮佈景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