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京劇第一名票, 睽違兩年再演好戲。

黃惠英《寶蓮燈》動人心,戲迷潸然淚下。

無畏麥克風出狀況,臨危不亂沉穩應戰。

大將之風技藝高超,贏得眾人掌聲敬佩。

 

入秋以來第一道鋒面這幾天經過臺灣,臺北突然飄起細雨,街上的行人全披上了外衣,一派冷颼颼的涼意,想必開門做生意的商家要擔心來客人數了。然而,我卻心急如焚趕著往「國軍文藝中心」奔去,那時不過是上午十一點左右,臺灣梅派第一名票黃惠英的演出是下午兩點鐘開場,急什麼呢?哦!不!像我一樣急的人多著呢!他們都不擔心今天的天氣不好影響出門的心情,而是一心想著早去好早些搶個好位子,去晚了就沒座位了。所以像我一樣喜愛黃惠英的粉絲們,一聽睽違兩年的黃惠英將再次登台演出《寶蓮燈》,就約好了大夥兒乾脆在「國軍英雄館」二樓吃中飯,吃完了中飯,十二點多就該進場了。

事實上,近二十年來這個慣例都沒變。一、只要是這位臺灣京劇界梅派大青衣黃惠英貼出戲碼,這群熱愛京劇的名流貴婦們就蜂湧而至,齊聚捧場。二、是照例為看戲邀約來吃飯的這場午宴也都由從不缺席的臺北名票之一高秋華女士豪氣買單。瞧!「國軍英雄館」二樓餐廳已座無虛席,由此即已印證黃大小姐的個人魅力了。

我在《申報》撰寫京劇文章有十多年了,隨著《申報》結束停筆已久,但對京劇的喜愛之情則隨年紀增長而加深,特別是對京劇有所貢獻,又對京劇藝術努力不懈的表演藝術家崇敬萬分,黃惠英小姐是排名第一,因為這二十年來她所演出的好戲實在太多了,我想得起來的有《霸王別姬》、《全本白蛇傳》、《花木蘭》、《全本玉堂春》、《穆桂英掛帥》、《十三妹》、《金玉奴》、《春草闖堂》等。這位為臺灣京劇爭得無數光彩的女姣龍,可從來沒讓觀眾失望過,所有她所領銜演出的戲都是一人擔綱到底,舉凡文戲武戲都難不倒她,而且由這些戲目便可看出她特別喜歡找高難度的戲自我挑戰,無論唱唸做打,耍槍舞劍樣樣都行、都精。她是怎麼做到的呢?還是那句老話:「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鐘。」當觀眾給予不斷掌聲之餘,這位從小就得父親黃本根先生特別栽培的小女子,並沒因此而自滿鬆懈,反而不讓掌聲沖昏頭,一個勁兒的持續學戲、吊嗓,當一齣戲演完了之後,她已經決定下齣戲要演什麼了,稍事休息,又開始為下齣戲做準備。

《寶蓮燈》這齣戲可是在兩年前就敲定的戲碼,只是觀眾有所不知,黃惠英因多年演戲造成腳底筋膜炎發作,必須長期休養治療,所以這一等就等了兩年。記得她上齣戲《瀟湘夜雨》演出就已是帶傷勉強撐到底了,當時我在台下觀賞,見她一場遭到惡差解追打的武戲,備受委屈與驚恐的她,在舞台上做出高難度的連續翻滾,真是為她提心吊膽,所幸,黃老先生在天保佑這個寶貝女兒,演出總算順利成功。

這回,在演出前一星期她來電告知消息,我特別去到她吊嗓的地方探望,第一句話就是問她腳上的筋膜炎痊癒了嗎?她忙著與原中國京劇院一級演奏家、現受聘於國光劇團的李超老師對詞、吊嗓,僅僅輕描淡寫的回了句:「好多了。」就沒再細說。倒是為了自己一時的午休小憩,讓李超老師與月琴老師董潔多候了半小時而深感不安,對著兩位老師一再表達歉意,沒想到李超老師反而要她別介意,說道:「妳太辛苦了,小睡一下是對的,否則太累了。」跟著,回過頭來向我說:「這段時間她真是太累了,沒有一天睡好的。」那知黃惠英接著又懊惱著急地向李超老師說:「昨天第一次排戲不太理想。」其臉上緊繃的神情,讓人馬上察覺眼前這位身經百戰的菊壇奇女子是那麼緊張與嚴肅的面對即將演出的《寶蓮燈》。看著這一幕,不由得當下對其敬業態度升起無限敬意,難怪黃惠英的演出次次叫好又叫座了,其個人所花費的心血那裡是外人可以得知的?

倒是她一開口即中氣十足,清脆悅耳,讓我震驚不已,問道:「您是天天在家練嗓子嗎?」她笑答:「沒有呀!」這是真的嗎?我想憑她的實力足以證明一切,我是不會多加猜疑的,只能說老天爺賞飯吃,生就一副好嗓子的她,就是唱戲的好材料,想當年喜歡京劇的黃老先生打小即看出這個長得白淨秀麗的小女兒是塊難得璞玉,須早早琢成器,而黃惠英果不負父親期望,在完成輔大、政大會統學士、碩士和北京大學博士最高學位後,開設個人的「信佑會計師事務所」多年,且歷經婚姻破碎,獨力扶養三子成人,在一路顛簸的環境下成長,依舊沒中斷對京劇的學習精神,「好一個有出息的孩子。」黃老先生在天之靈定會這麼誇她的,而了解黃惠英艱辛背景的朋友那能不佩服再三。

那晚十月三十日登場的《寶蓮燈》,高朋滿座不在話下,將整個「國軍文藝中心」擠個爆滿,不過,其中幾位難得一見的佳賓值得一書。首先是遠從北京回來的前中央電台台長朱婉清小姐,十多年不見,她比過去豐腴不少,氣色絕佳,想當年她也是臺北名票之一,活躍於京劇界,對京劇向來熱忱推動,她的光臨京劇未來無疑是更有展望了。再者就是百忙中抽空前來的新科立委林昶佐,他是黃惠英的大公子,是專程為母親加油打氣來的,對黃惠英來說深具重要意義。這之前,外界傳聞多了另一身份的黃惠英可能就此放棄所愛不再登台,事實是這對母子各有自己的一片天,各自盡力扮演好自己的人生角色,母親是想為京劇傳承盡一分力,兒子則以無黨無派的超然身份想為臺灣做點事,這背後母子倆是以相互鼓勵扶持渡過了無數風雨歲月。而豈止是大兒子一個人來,那晚已是會計師事務所接班人的黃惠英二公子林昶佑、擔任瑜珈老師的小女兒林昶均都帶了子女來為母親喝彩。還有一位前監察院秘書長陳豐義則是黃惠英的好友,以及剛從美國歸來,籌劃「第三屆國際京劇余派名家名票演唱會」、並將在十一月二十日擔綱演出的名票馮德曼小姐。他們的到來成了當晚的亮點,也讓在場者倍感溫馨。

話說戲一開場,黃惠英莊嚴貴氣的三聖母扮相,讓人眼睛頓時一亮,兩年多不見,舞台上的她顯得雍容華貴,氣派萬千,台下媽媽們此起彼落悄悄言道:「這三聖母的仙女扮相真美呀!」而隨著眾仙女齊唱「香裊裊,雲漫漫,魂繫蓮燈駐華山……」黃惠英一出場便架勢十足,完全吸引住了所有觀眾的目光,無庸置疑的是個大牌的角兒。她輕盈曼妙、蓮步移金的身形當真有仙女下凡、仙氣彌綸天地的虛無之感,就在這一瞬間,觀眾的情緒已隨著劉彥昌醉眼迷濛踏入破廟,約略感受到神仙與凡間落魄書生間的情緣終究是曲折淒美,令人慨嘆萬千的。這一動人心弦的的開場畫面,使我聯想起過去黃惠英所主演的《白蛇傳》,也是一段有血有肉的神話戲曲,因著她精湛純熟的演技,即使在她演出多年後仍讓人回味再三,無法忘懷。這齣《寶蓮燈》黃惠英再次擄獲了觀眾的心,不僅僅是她挑對了戲,還得有本事才能挑得起這個大戲,所謂好劇本,加上好演員,焉有不成功之理。

接下來的第二段戲開始漸進高潮了,當劉彥昌(國光劇團當家老生王鶯華飾)無助的被扶進王媽媽家,與貌似三聖母的王桂英結為夫妻,並將三聖母所生的沉香扶養長大,觀眾對黃惠英換裝成小家碧玉的形象一樣是喜愛有加,讚嘆不已。她那含羞帶怯,一副羞人答答的腼腆可愛模樣,真是令人憐愛,妳能相信舞台上的她已升格為三個孫兒的奶奶嗎?寫到這兒,我想起了李超老師在排練室對黃惠英的讚譽,他說:「這齣戲是黃惠英自老一輩的李維康藝術家那兒學得,並向郭錦華老師請益,聰明伶俐、用功勤學的她,把李維康的錄影帶不知看了幾百遍,早就背得滾瓜爛熟了。」而據我所知且不止如此,她對戲的投入,舉凡一舉手、一投足,都要對著鏡子揣摩過無數次,每一個年齡層、每一個不同角色,以及當時的故事情境,所該有的人性表現她都要掌握得恰到好處,一絲不茍,這也是為什麼她能把戲演活了,令人看了鼓掌叫好,兩位名琴師李門、李超便這麼說:「 黃惠英最能把演出者的份量給展現出來,我們為她伴奏過癮極了!」難得的是,她每演一檔戲,數十年如一日,對角色的拿捏從不馬虎,自始如一,確是有目共睹。

接著最後一場重頭戲也是《寶蓮燈》最精彩的一段戲,黃惠英所飾演的王桂英轉回到成熟大方的青衣角色,其賢淑高雅的劉夫人風采,看了叫人甚是舒服,最值得一提的便是那場母子分離的壓軸好戲〈二堂捨子〉了,當王桂英忍痛讓親生兒被逮,以完成沉香未來救母的願望,不得不與即將逃離的沉香(由現任中央電台主持人高美瑜所飾演)話別。悠揚深遠的二黃倒板琴音一響起,伴隨著黃惠英一字一句哀怨婉轉、鏗鏘有力地唱出:「睹此情心欲碎痛淚難忍,二嬌兒爭抵命,赤子情感人深,衷腸言語意誠懇,聲聲催促,更覺得我五內紛亂撕裂寸心,十五年撫沉香辛勞歷盡,自襁褓抱養大情同親生,怎忍他一旦間殞身喪命,更何況她的母捨性命,送蓮燈,黑石獄內遭囚禁,只盼著沉香救娘親,我怎能袖手甘做負義之人……」只見台下已有不少媽媽拿出手帕偷拭著眼淚。這大段難演的感情內心戲,別的演員或許最難掌控,但對征戰舞台多年的黃惠英卻是駕輕就熟,演來絲絲入扣,一派輕鬆自如。

而當黃惠英已全然入戲,台下的觀眾已整個沉醉於悲傷的氣氛中,想不到她那身上的麥克風聲音竟不聽使喚,時有時無,此時,台下的我禁不住為她緊張了起來,眼看一台好戲可能就此毀了,殊不知,這位臺北第一名票毫不畏懼,依舊展現大將之風,再度以她高亢入雲的柔美嗓音往下唱:「想到此猛好似胸插利刀,捨秋兒恰如同生生摘去我的心!難道他降生人世為抵命,難道我要苦伴淚水渡殘生?育兒心血化灰燼,生生死死逼煞人,一個捨字難出口,嬌兒啊!怎忍嬌兒被狼吞!」好耶!好一個見過大場面,不愧叱吒菊壇數十年的小女子,其臨危不亂、一肩扛起的勇氣,真叫人忍不住叫聲:「要得!」

我記得散場時許多觀眾不斷誇道:「黃惠英的嗓子沒有麥克風一樣亮,聽得很清楚,完全不受影響,演得真好,真是讓人感動。」其正面的評價一如他的大公子林昶佐立刻發簡訊給黃惠英:「媽媽,妳真是猛呀!雖然麥克風有點小問題,妳還是唱得扣人心弦,掌聲如雲。」不忘也誇獎二胡超厲害的他,更在晚上跑完行程回到家又上網看了一遍;二公子也不遑多讓同時發簡訊稱讚媽媽:「妳的肺活量真的很宏亮,很厲害。」小女兒林昶均與大哥再誇:「媽媽,看到妳唱說難道生秋兒就為了抵命嗎?我們都快哭了。」

至於多年的好友知音朱婉清傳來簡訊亦讚賞有加,她說:「恭喜妳!嗓音亮、扮相靚、身段溜,真不容易,國光班底超級高水平,贏得觀眾一致叫好。十六年來我未看臺灣票友演出,滿座佳賓,京劇有未來,要靠你們這樣的高端票友多多推廣!下半場麥克風忽大忽小,讓我著急,很佩服妳的毅力、決心與勇氣,不畏艱險,無盡的努力才能展現如此傲人成果,簡直可以下海了!看過劉海苑,不相上下,謝謝妳為大家帶來精彩的一場好戲,很喜歡。」這是一段發自肺腑的由衷讚美。加上黃惠英的好友前監察院秘書長陳豐義也發簡訊,言道:「前段戲較簡單,後半段戲處處扣人心弦,很有大愛的啟示又不離人性,細膩有張力又能張顯事理啟發大愛,戲就是人生。」

沒錯,戲就是人生,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黃惠英的人生大戲可是精彩極了!我們在此期盼她多唱、再唱,再為我們準備一台好戲,如她自個兒所說的:「我還能唱。」可不是嗎?這麼美的嗓音,條件,且經過這麼長久的艱苦磨練,正是個人技藝最巔峰期,退了豈不可惜?黃老先生,您說對麼?

 

L1030048

 

L1030096

 

L1030102  

(照片來源:弘報)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