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歲逢丁酉雞年。農曆正月初,隆冬酷寒,生平首度踏上古稱之山西寶地。212日得以入住鄰近文廟之平遙會館,體驗明清時期古城街巷縱橫店招林立、住家緊鄰、廟宇處處之建築美。酒旗飄展、醋香撲鼻更是最大特色。代表晉商最具特色的古代票號、鏢局顯示當年金融活動昌盛。中國北方黃土高原孕育出豪邁、骠悍的熱血男兒,讓來自亞熱帶寶島之同文同種遊客處處驚艷興味盎然。


 當晚七時整,來到縣城順城路劇院,觀賞「印象」系列演出,由總導演兼總策劃王潮歌所製作的「又見平遙」大型時空穿越劇。編充分掌握清代晉商由生意買賣衍生出銀兩支付等為,首先發明藉由匯兌銀票代替銀錠交易的雷履泰先生真乃商場奇葩。此舉更大大減低了鏢局押車,鏢師冒死護銀之風險。基於一諾千金之古訓建立了商場易之重然諾,也開啟了後代銀行等金融機構大筆資金往來流通之先河。當時駱駝、騾、馬運鈔,鏢師隨隊押車遠至沙俄商場全憑信用二字立下誠信不欺之典範傳留至


 劇場完全顛覆相框式舞台,座位在臺下的樣貌。觀眾跟隨導引魚貫步入場景中,隨著燈光打到的區塊,或呈現敘述劇情之說書人、或是矗立城牆上之演員,將昂首仰視的觀眾群帶入劇情中。表演者聲情並茂,慷慨陳詞,敘述清同治年間平遙票號東家趙易碩,散盡家產,從沙俄保回分號王掌櫃的一條血脈。當時同興公鏢局232名鏢師全亡於途中,換得王家香煙得以延續的感人故事。


 整場演出通過「鏢師洗浴」「靈魂回家」、「選妻等片段突顯平遙人講信重義」之道德傳統,及因此精神而闡發之悲壯情懷。出發前全體鏢師入池沐浴,象徵風蕭水寒出征,生死難卜。洗淨汙穢,企求功成歸來。妻子含悲忍淚,為丈夫拭乾全身,更是淒美至極,讓觀眾為之動容。大漠苦寒,道路凶險,全員覆沒,何等悲壯! 一縷幽魂飄盪尋歸,這一幕攸關生死,頗牽動人心。客死異鄉的冤魂不散,設計為城牆上之真人或前傾、或翻轉、或遁入,彷彿控訴命運之無情城牆磚塊上藤蔓綠了又黃,黃了又落,朝代更迭,物換星移。有誰還記得滾滾歲月裏,大時代的悲劇?「選妻」一場,換上嬌滴滴美女,女子雖被物化,也反映自古傳宗接代觀念之根深柢。最後歸納至「以食為天」的北方麵食、麵點。巧用麵粉飛揚、揉麵、擀麵等動作,強調中國飲食文化深中人心,舌上永遠敏感懷。縱使子孫後代開枝散葉,飄洋過海,定居全世界,始終堅持家鄉味,萬難更改。


 全場觀眾回歸座位。臺上大量利用門片、門板之靈活移動,或象徵歷代祖宗牌位之神聖不可侵犯,或代表千門萬戶之遷徙流離。然而萬變不離其宗,華夏子孫血液終流淌的是教忠教孝、講信修睦的古訓。縱使客居海外,求學就業,祖祖輩輩仍牢記不忘根在中國。


 散場時刻,一片寂靜。每個人心中起盪漾著生命傳承、歷史情懷、文化陶冶、家國仇恨、瞻望未來等等複雜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盪漾在耳畔的民俗小調歌聲:「桃花兒依舊紅啊,杏花兒依舊白。漫山遍野向陽開呀!阿哥兒呀呀嘿!」高亢清徹的女聲,一遍一遍反復迴旋,煞是好聽。多少個春去秋來,多少次日落黃昏,華夏民族在這片豐美大地上,世代繁衍,向前邁進。終將有一日吐氣揚眉,再造一個輝煌的漢疆與唐土。


 這是一場根據山西特色而描繪出的晉中時代劇,啟迪、喚醒現代人根、舊,勿忘傳統。


  

《又見平遙》觀演門票


 

 作者攝於平遙古城上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