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劇因發源於浙江省紹興地區嵊(音勝)縣一帶,乃古越國所在,故名越劇。如今有來自越劇故鄉的嵊州市越劇團於2012年在臺北市國父紀念館演出經典傳統劇目《碧玉簪》。它吸取了發源地的充足營養,在藝術發展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格外令人期待。

越劇的表演風格是優美抒情、詩情畫意,故而劇目以才子佳人戲為主,而《碧玉簪》又是最具代表性的劇目之一。

〈定計〉吏部尚書李廷甫五秩榮壽,將女兒秀英許婚秀才王玉林,女方表兄顧文友與媒婆勾結欲拆散婚約。〈洞房〉陳亞軍飾演的媒婆做表活潑,在新房門口暗放情書,心慌意亂,下樓時險些摔倒,頗為逼真。玉林果中計,怒回書房。

〈詢婢〉婆母陸氏(金益飾)拉兒入洞房,並落鎖下樓。演員上下樓,足踏在鼓點子上,分毫不差。新嫁娘哀怨委屈,百思不解:是嫌我貌醜或嫁妝少?難道另有心上人?秀英(黃美菊飾)端茶向前,遭無理對待。座中女性觀眾反應快速直接,情緒隨劇情而嗟嘆憤恨,喜怒形於色,非常入戲。

〈歸寧〉一場感人至深。母親李夫人(衛喜紅飾)勸飲,女兒悶悶不樂,新婿催歸函又到。母逼問,女無言;母神傷,女又不忍。詢及婆母如何?女兒心中有怨有苦,一句「婆母雖好怎比堂上親生娘?」跪求母親放歸,不敢吐實。國家一級演員、梅花獎得主善用濃郁情感訴悲情。一幕拜別,賺人熱淚。深明大義、顧全大局,寧傷娘心,不敢拂逆夫君。心如刀割,豈願離娘懷回冰窖?女主角以細膩的身段、繁複的水袖傳達傳統女性的三從四德。

〈三蓋衣〉乃全劇精華。夫妻房中對坐,也是國家一級演員的裘巧芳所飾王玉林恨妻不貞,嫌惡至極!秀英無端遭白眼,心比黃蓮苦,含冤莫白最難受。他雖無情,仍關心他冷暖,女主角裙襬底下碎步、墊步,身移足不動,功夫了得!冤家怒目相向,盛氣凌人,本不願顧他,念在婆婆心善,不忍他受凍。再三躊躇,欲進又退,終想起娘訓教:夫妻恩愛和樂。當日父允婚,道他才貌雙全,孰料二人勢如冰炭。正欲大放悲聲,又怕驚擾夫君,不覺已四更。幾番掙扎,手持衣衫戰兢上前,心跳手抖終於完成。對方竟責以女衫蓋身,有礙功名。情何以堪?

〈夜歸〉李父兼程趕回,查明真相,將女帶回。

〈送鳳冠〉玉林高中狀元,捧鳳冠賠罪。秀英一襲白衣出場,漫天愁霧化雲煙。尚書千金以一連串類疊句法傾訴心中委屈,的的篤篤音節正合適表達細膩心情。秀英不接,更顯不求富貴,人品高潔。全劇最富喜感的靈魂人物要屬演婆婆的金益,她刻劃抱孫心切的老太太,樂極生悲不慎撞頭,配上一記鼓槌,巧哉!打開僵局,由她出馬,未語先笑,一向和顏悅色、慈祥體貼的賢德婆婆終於打動李秀英,夫妻言歸於好。

 

12.《碧玉簪》劇照

《碧玉簪》劇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