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劇發源於浙江紹興嵊縣一帶,即古越國所在地,故名;又稱紹興戲,在大陸是僅次於京劇的第二大劇種。其聲腔婉轉動聽、表演細膩感人,舞台美輪美奐,深受觀眾喜愛。在演唱藝術上也形成各種流派,是發展成熟的劇種。

上海越劇院成立於1955年,擁有五位梅花獎得主,繼去年來臺公演,大受歡迎,去年在現任院長亦為著名劇作家李莉的率領下,在國家劇院以五齣越劇迷最愛的精采好戲答謝戲迷。

首日登場的《紅樓夢》是該院經典劇目,被譽為中國舞台上演出此劇的里程碑。寶黛分由首席一級演員錢惠麗、單仰萍擔任。舞台上布置簡潔,橫匾「敕造榮國府」高懸,白玉獅座分列兩旁,賈府威嚴氣象、皇家大戶風範,不言自喻。〈黛玉進府〉自然是不可缺的一幕,府中上下人等的地位、個性一一呈現。尤其單仰萍詮釋的飄蓬孤女,弱不經衣, 我見猶憐,更何況眼高於頂、慧眼獨具的寶二爺,自然驚為天人,一段悱惻纏綿的曠世愛情透過曹雪芹筆底毫尖不知賺得後世多少憐憫同情唏噓淚。老祖宗與外孫女見面之剎那,每每讓人立即飆淚。

一桌一椅、一几一榻皆為湘妃竹製,勾勒出瀟湘館主人的出塵不染、清高孤傲。二人偷讀《西廂》的沁芳橋四周,亭台、迴廊、湖石、垂柳,將江南林園特色點綴分明。情竇初開的青少年男女從此剖腹交心。視功名如糞土、厭惡來往酬應的「混世魔王」自不甘背誦經書文句、八股文章,又結交戲子琪官,終不免惹來父親一頓暴打。對照「詩禮傳家」的祖訓,簪纓氏族的名聲豈容敗壞?賈母聞訊前來,龍頭拐杖一跺地,鼓點同步敲出,分秒不差。母權至上的社會,管教立刻失焦。

「怡紅院」探傷,突顯寶釵得人緣、識大體; 黛玉吃閉門羹,疑慮益深,更傷感自己身世淒涼、寄人籬下。〈葬花〉最能刻畫林妹妹心性, 風過處落紅陣陣,她疼惜繽紛花朵受風刀霜劍之逼凌, 實乃自憐;「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早埋伏筆。不忍落花陷汙泥、受蹂躪, 收埋花塚。以「潔來潔去」明己志。〈試玉〉一段,怡紅公子乍聞心上人明春將離府,急得怔忡, 險些失魂落魄。更落實了王熙鳳建言獻策,早日為寶玉成親、安其心性的念頭,並訂下李代桃僵妙計,自鳴得意。大人永遠自作聰明以「為你好」當理由,不知害死多少天下癡情男女。傻大姐一句「寶二爺要娶寶姑娘」成了林妹妹的催命符。頓時地坼天崩,二人意相投、心相知,落得如此不堪下場。經春歷秋,容消瘦、淚濕枕,咳血病體藥石罔效。性孤傲、心鬱悶,昔日賦詩行文曾奪魁首,今夕手稿詩帕忍成灰燼。那邊廂玉堂高馬結新褵,這一邊一彎冷月葬詩魂,真個是「笙歌笛簫笑對花燭,淒清冷落魂歸離恨」。林姑娘是典型的「個性決定命運」,臨終前最放心不下忠心仗義事主的紫鵑,府裡人人奉承虛偽、勾心鬥角,唯一知心體己的就是丫環紫鵑。一句「寶玉你好!」迸出「真心換絕情」的吶喊。

古今中外偉大作品往往「大悲」與「狂喜」並陳。「金玉良緣」《紅樓夢》自不例外。紅燭高燒, 喜幛燈籠,滿心歡喜,只與妹妹共死生的癡情新郎倌怎料在眾人聯手欺矇下,多愁善感、氣息

奄奄的心上人此刻正步向黃泉。蓋頭掀開、真相大白,遭此巨變,精神受到重大打擊。〈寶玉哭靈〉一聲「我來遲了!」摧肝裂膽,不忍卒聽。手捧靈牌,聲聲喚不回,人生惟酬一知己,今日白衣素服痛傷心。實指望白頭偕老,不料想今日裡黃土獨眠。念及妹妹自入大觀園心情不開,環境險惡,人情如紙薄,煢煢弱質怎堪旦旦而伐?反觀自己「一生多情反絕情」,多情種子竟成負心郎。之後寶二爺的萬念俱灰、離塵出世也就合情合理了。

千古傳誦的名著,不知多少劇種在舞台、銀幕上搬演過,而一齣戲的成功與否不外乎劇本與演員,改編自古典章回小說的此劇,編劇徐進能自人物繁多、情節錯綜複雜中,含英咀華、披沙揀金, 可謂斲輪老手。以寶黛愛情故事為主軸,述說一個大家庭興衰榮枯的變遷,能夠掌握主軸關鍵、面面俱到,並照顧到整體風格,演示上海文化風采,必然得到觀眾迴響。演員將本身內化成角色, 演技可謂出神入化。誠如李莉院長所言,錢、單兩位主角已熟練至無須排練、隨時可上場的地步, 令人欽服。舞台布景設計採用中國明末林園建築特色,獨具匠心,更是錦上添花。感謝傳大藝術精選優秀劇目以饗戲迷。

 

2_《紅樓夢》劇照,(左起)錢惠麗飾賈寶玉、單仰萍飾林黛玉

《紅樓夢》劇照,(左起)錢惠麗飾賈寶玉、單仰萍飾林黛玉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