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聽曲本是兩回事。然而把戲曲的精采唱段用伴奏樂器演奏出來,又是由優秀的編腔作曲者,專為特定樂器編寫的獨奏曲,就頗為新鮮。兩位青年演奏者平日習慣在樂池或戲台側邊擔任伴奏,如今坐在舞台中央主奏,心情不免小有緊張。事前慎重挑選的曲目希望能表現樂器的特性和演奏的技巧,最大的目的在於想用戲曲音樂感動人心,帶領大家進入美的境界。

今(102)年76日的夏夜,在臺北國家音樂廳演奏廳有一場名為「梨園琴韻」的演奏會。場內坐滿了京劇、地方戲、國樂的愛好者,專業演員和琴師也不少。真可謂少長雲集、濟濟一堂。

擔任京胡主奏的陳敬宗,畢業於復興劇校,文武場兼擅。天賦的音感加上後天的努力造就他在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團、陸光國劇隊、臺北新劇團和國光劇團都擔任過琴師。無論傳統劇目與新編戲、地方戲的文場都嫻熟擅長,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青年戲曲優秀人才。出得場來,穩重沉著,第一首《京郊行》西皮曲牌流暢似郊原走馬,顧盼自得,極目遠眺,繼而快馬加鞭,撒腿奔騰。他的抖弓令人注目。《梅花新調》曲風迥異。《梅花三弄》熟悉的音調盪漾在每個人的心中,轉為二黃節奏後,舒緩鬆緊有致。快弓扣人心弦。曲牌《夜深沉》出現在京劇《別姬》和《罵曹》中早已耳熟。堂鼓一響,氣壯山河、前奏柔媚嬌俏,台上眾好手彷彿手揮琴絃、目送飛鴻,全曲毫無冷場,收尾氣勢磅礡。京劇《對花槍》老旦姜桂枝的一百零八句唱腔,請到新劇團的李璟妮,素顏配上白色大襟布衣、黑練功褲,她的唱抑揚頓挫、收放老練,京胡伴奏跟得緊湊。

演奏大廣弦(一種流行於臺、閩、潮、汕的胡琴類民族樂器,常用於歌仔戲伴奏)和殼仔弦(北管的主要樂器)的許鈞炫也是臺灣戲曲學院傳統音樂科的高材生,並擔任國光劇團的指揮。大伙兒對筒身大而圓、琴桿粗而壯的樂器頗為好奇,音色似嗚咽,配上手鼓,帶來《大廣弦二重奏》,從哭調轉至民謠《草蜢弄雞公》,曲風大異其趣。

接著一首《隨想曲》以閩臺歌謠為主要元素,融合了歌仔戲[七字調]、[哭調],訴求漳泉金廈地緣、親情的思念不斷。揚琴、大阮加入合奏,更豐富了曲風調性。眼見台上許多才俊青年投身國樂,不禁為他們喝采。正如劇場大師李國修道及其尊翁所說至理名言:「人一輩子只要做對一件事,就算功德圓滿了。」再獻上《暢想曲》是一首音樂內涵豐富的協奏曲,大廣弦的音色深沉,借助演奏家蔡藝榕的設計改進,使樂器的音域擴大、音色柔和。觀眾沉醉在委婉細膩的曲風中,轉音時竟有甜潤的味道。在一陣慢節奏舒緩的情境中,忽然輕盈若飛,弦走琴上的顆粒感如珠落玉盤。結尾在齊奏中只聞大廣弦獨奏,美化過的音色旋律果然可登上國家樂堂。壓卷之作《蝴蝶雙飛》根植於兩岸歌仔戲《蝴蝶之戀》的主題樂,結合《梁祝》故事,演繹出這首寫意作品。掌握揉絃功力的二胡,上下滑音的韻味濃。笛聲清悠宛如彩蝶翩翩。黃建銘的鼓點子肯定準確,配上琵琶的錚鏦,剛性盡顯。結尾以強而有力的抖弓作結。許鈞炫與劉文亮、陳孟亮等人都是全力投入的優秀青年琴師,這場演奏開了我們的耳界。

安可曲由兩位男主角展現琴藝之外的打擊技巧,陳敬宗在亮麗髮膠的輝映下秀一首單皮鼓,許鈞炫用大小鑼、鐃鈸敲響了美麗的夜晚。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喜見琴韻創新意」!

 

18(右起)陳敬宗、許鈞炫.jpg

兩位主奏陳敬宗、許鈞炫合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