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別於以往在電視上看到的演出,這是第一次現場觀賞中國戲曲的表演。演出開始的那一刻,現場的氛圍即帶出與以往全然不同的感受,視覺上,個性鮮明的臉譜、紋理細緻的戲服,踩著輕重剛柔細膩的步伐,透過一瞥一勢,煥發出迷人的韻味。聽覺上,鑼、鈸、鼓融合又獨立的音色愈聽愈饒富興味,隨著舞台上一動一靜的變化,節奏鮮明的襯出另一種層次上的情感表達,隨著頓點的最後一響,觀眾的情緒也因而勾動。這樣的呈現方式,即使是初次接觸的觀眾也能感受到隱約而蔓延的吸引力,角色動靜收放間與配樂類似又重複變奏的渲染下,觀眾不知不覺便走入了故事,沉醉在曲白間的調子裡。

《三打陶三春》深具喜感的劇情發展同樣令人耳目一新,劇中陶三春展現出女性於傳統禮俗下重婚誓的形象,刻畫想念夫婿鄭子明的嬌羞與迫不及待,同時,陶三春又因成長環境形塑出她直率、勇武的行為,兩相呼應下呈現出的反差在演員詮釋下趣味十足。許多橋段,陶三春運用靈巧的運步、神態,產生的隱約淘氣感更加令人對角色充滿好奇與遐想,此等神韻的拿捏絕對取決於演員本身的功力。另一方面,劇中也安排相當的打戲,往來間的錯位安排同樣精巧,然陶三春走位與揮舞兵器的方式稍有未盡之處,這並不是指對手來往間的動作繁複程度,而是女打動作收放間的拿捏雖以柔為主卻失了氣勢,透露出一絲未帶情感的動作表徵,使打戲前後的情感意思表達斷裂,觀眾的注意力也遭到抽離,這也是觀賞打戲部分時未能盡興的原因。

就個人經驗而言,相較於商業化成分偏重的藝術形式,豫劇予人的觀後餘韻更深,每個人腦海中最觸動心弦的一幕都不盡相同,可能是陶三春略帶淘喜的柔媚姿態,或是鄭子明激烈的地板動作,觀眾都自能找到和舞台上演員的溝痛之處,不需要言語和碰觸,卻能摹畫出相似而具差異化的情感波瀾,展現了中國傳統戲曲的絕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