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海派文化藝術節

海上風韻上海戲曲月

 

「第四屆海派文化藝術節」11月將於臺北、臺中、高雄盛大登場,上海四大代表劇種上海京劇院、滬劇院、越劇院、崑劇團接力來臺,名角雲集帶來拿手絕活、經典老戲,並有改編自國內外文學名著的創新京劇《情殤鐘樓》、滬劇《雷雨》、越劇《玉卿嫂》,展現海納百川、人文薈萃的海派風華。

2010年,臺北、上海簽訂兩城文化交流合作備忘錄,2011年起,上海每年都來臺舉辦不同主題的「海派文化藝術節」。今年則以「海上風韻上海戲曲月」為題,為歷屆以來最大的規模,四大劇團113日至16日輪番登台,帶來十多齣傳統及創新戲碼,由中華文化聯誼會、上海文化聯誼會、上海市海峽兩岸交流促進會、上海戲曲藝術中心、傳大藝術共同主辦,臺北市文化局合辦。

2014第四屆海派文化藝術節--海上風韻上海戲曲月」,由上海京劇院領頭,113日至7日在臺北國家劇院演出海派代表作《狸貓換太子》(上、下本)、改編自雨果《巴黎聖母院》的《情殤鐘樓》,以及經典老戲《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首度訪臺的上海滬劇院,118日、9日在臺北國家劇院演出傳統戲《庵堂相會》,和改編曹禺作品的《雷雨》;上海越劇院1111日、12日在臺北城市舞台推出改編自白先勇原著的《玉卿嫂》、傳統戲《楊乃武》;上海崑劇團1114日至16日在城市舞台壓軸登場,帶來《牆頭馬上》、《琵琶記》兩齣戲,以及一場折子戲專場,高齡七十三歲的崑曲官生蔡正仁將挑戰表演及演唱難度極高的折子戲《撞鐘、分宮》。上京院《四郎探母》將巡演臺中中山堂(119日)、高雄至德堂(1111日)。票券由兩廳院售票系統代售www.artsticket.com.tw,或洽主辦單位傳大藝術(0227715676

「海派藝術的特點在於:勇於追求創新,劇情高潮迭起,演員表演生動,情感淋漓,不管是老戲迷或是年輕觀眾,都能得到不同的看戲樂趣。」國立臺灣大學戲劇系暨研究所特聘教授、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指出,相較於北京的京朝派規範嚴謹,講究「不食人間煙火氣」的意境以及演員的氣度;海派藝術則將「不食人間煙火氣」給落實了,更接近現代的戲劇觀。

王安祈表示,今年來臺的四大劇團,角色行當齊全,演員都是一時之選,從國寶級的名角、正值藝術高峰的中生代,到新近崛起的青年演員,陣容堅強,包括:「活曹操」之稱的花臉尚長榮、麒派老生陳少雲、文武崑亂一把抓的「彩色旋風」史依弘、「小俞振飛」美譽的蔡正仁、上海家喻戶曉的滬劇名角茅善玉、扮相漂亮、嗓音甜潤的越劇名角方亞芬……個個都是該劇種響叮噹的人物。

打頭陣的上海京劇院,三年前來臺演出二十世紀海派代表作《曹操與楊修》,今年則排出另一改編傳統連台本戲的海派之作《狸貓換太子》。1990年代上京院曾來臺演出這套戲碼,王安祈看了大呼過癮:「老戲固然劇情曲折離奇,但十幾本演下來,以今人眼光來看,難免拖沓。上京院修編的《狸貓換太子》賦予更多思想性,人性刻畫更深刻,眼看壞人就要遭到報應了,劇情卻突然大逆轉,老故事有驚爆點,節奏緊湊,難怪可以成為海派代表作,傳唱不歇。」

今年《狸貓換太子》再精修為上、下兩本來臺,王安祈期待,會比九O年代的版本更為精鍊,更好看。而麒派老生陳少雲飾演的陳琳,蒼涼的唱腔,以及老辣生動的演技,一定能滿足戲迷的聽覺及視覺。

上京院著名旦角史依弘,在《狸貓換太子》飾演寇珠,到了新編戲《情殤鐘樓》則搖身一變為「異國的歌唱精靈」,王安祈曾在上海看過這齣戲,大為驚豔:「史依弘實在漂亮極了!轉起圈來,果真是名不虛傳的『彩色旋風』。」

原本工刀馬旦的史依弘,以武戲《火鳳凰》走紅,因身手矯健、敏捷,而有「彩色旋風」封號。王安祈說,老戲迷對「史依弘」或許有點陌生,其實,她就是史敏,後來改名為史依弘。

王安祈認為,史依弘是一位不自我設限的演員,武旦表現出色,但不以此自滿,不只改學梅派青衣,精研唱功,也演過程派的《鎖麟囊》。2012年,還跨到崑曲領域,邀請國光劇團導演李小平及王安祈為她改編《牡丹亭》,文武崑亂一把抓。或許有人會批評史依弘「不安分」,王安祈卻佩服她對藝術的強烈企圖心。

王安祈說,《情殤鐘樓》裡的史依弘「不是安靜的青衣」,漂亮的歌唱精靈也會來一段武旦的打出手,戲裡,史依弘不只有京劇的唱念與身段,還融合了民族舞蹈;其中一段旦角與花臉、老生的三重唱,相當動聽。看過音樂劇《鐘樓怪人》的觀眾,可以在《情殤鐘樓》看到不同於西方,取材無顧忌的海派風格。

以新編戲《曹操與楊修》贏得「活曹操」美譽的尚長榮,這回在老戲《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飾演曹操。王安祈形容,尚長榮演的曹操已是「神」,戲迷可以看《華容道》「生死交關」的曹操,如何與忠義交關的關公飆戲,觀眾絕對會被尚長榮和陳少雲兩位名角的表演緊緊抓住。

首度來臺的上海滬劇院,前身為1953年的上海人民滬劇團。滬劇,是上海特有的地方劇種,發源於黃浦江一帶的田頭山歌和民間俚曲,又吸收文明戲的表演形式,在民間流行的程度可與台灣歌仔戲相比擬,領團來臺的院長茅善玉,師承滬劇宗師丁是娥、石筱英,又自成「茅派」一格,是上海知名度很高的滬劇名角。

王安祈表示,滬劇為新興的地方劇種,加上受到民初文明戲影響,較不受嚴格的程式規範,更接近普羅大眾的生活,因此,滬劇不只演《庵堂相會》等傳統戲,演起「穿旗袍」的現代戲也自然不突兀。滬劇演繹的《雷雨》,透過戲曲的唱腔身段,以及上海話的聲調,會營造出有別於話劇版《雷雨》的距離美感與抒情性。

上海越劇院則帶來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楊乃武》,另一吸睛戲碼是改編自白先勇小說的越劇《玉卿嫂》。王安祈說,曲調優美動人的越劇,唱起《紅樓夢》、《西廂記》等才子佳人的古典故事,最為動人。其實,上海越劇院也多次嘗試創排現代題材的戲,著名袁派花旦方亞芬如何走出古典的形象,詮釋白先勇筆下的女性情慾?令人期待。

在臺擁有眾多崑迷的上海崑劇團,11月動員蔡正仁、梁谷音、張銘榮、張靜嫻、缪斌、黎安、吳雙等老中青三代演員來臺。年逾七十的蔡正仁,以不服老的精神拿出從未在臺灣演過的折子戲《撞鐘.分宮》。蔡正仁告訴王安祈,來臺交流二十多年,就是沒演過這折戲,如今年紀大了,再不演,只怕越沒機會,拚了命也要唱一回。

兩年前,上崑從老戲《鐵冠圖》創編歷史劇《景陽鐘變》,由中生代生角黎安飾演崇禎皇帝,蔡正仁負責指導黎安,排戲排出上台的癮頭,決定以七十高齡在臺挑戰《撞鐘.分宮》一折戲,故事敘述:李自成兵臨都城,崇禎皇帝命人敲鐘,召集百官商議,卻無人應和,只能以皇帝之尊敲起景陽鐘,最後仍無法挽回頹勢,太子出逃,崇禎皇帝賜死皇后、公主,安排好後事,奔赴景山自盡。王安祈指出,這折戲是大官生的唱念,蒼涼中又要飆高腔,難度極高,崇禎皇帝面臨國破家亡的悲憤,比起《長生殿》的唐明皇更令人動容。

主工花旦的梁谷音,這次在《琵琶記》飾演趙五娘。王安祈認為,這個角色雖然不是梁谷音的本工行當,但更能將做為演員以及劇中人的辛苦發揮到極致,詮釋出不一樣的趙五娘。折子戲專場由淨角吳雙主演的《牡丹亭.花判》,王安祈則認為,這折戲可以看出湯顯祖塑造人物的神來之筆,這裡的判官不是威嚴主持正義,而是認定花神賣弄風情,才致杜麗娘傷春而亡,以顛覆傳統的幽默方式,細數花神的原罪,調侃人間情色,讓人莞爾發笑。

 

上海京劇院

113(一)19:00《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

孫、曹對峙於赤壁,曹令蔣幹勸降,周瑜故假蔣手盜去假書,使曹自己殺死水軍將領蔡瑁、張允。諸葛亮草船借箭,周瑜用苦肉計責黃蓋,黃詐降曹操。龐統又獻連環計,使曹軍戰船自行釘鎖,以利東吳火攻。

曹操中計,釘鎖戰船;周瑜欲用火攻,而以時在隆冬,獨缺東風,憂而成病。諸葛亮借探病獻計,自言能於南屏山祭借東風;周瑜益嫉其能,遣丁奉、徐盛於風起時殺之。諸葛卻已預遣趙雲艤舟而待,同回夏口。

諸葛亮回夏口,知曹兵必敗,遣諸將分路邀擊,獨未遣關羽;關羽不快,堅決請令往華容道埋伏。曹操果至,只餘十八騎,曹哀懇關念己昔日相待之情,關羽乃釋之逃走。

《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尚長榮飾曹操.JPG

《群.借.華》尚長榮飾曹操

 

114(二)19:00新編京劇《情殤鐘樓》(根據雨果名著《巴黎聖母院》改編)

新編京劇《情殤鐘樓》係根據維克多‧雨果小說《巴黎聖母院》改編。

明朝中後葉,中原某城來了異族少女艾麗雅,她姿容艷麗、純潔善良、能歌善舞,吸引了當地的青年浪子。以州官、族長為首的地方尊長以有傷風化為名,進行了嚴厲的管束。

當地洛族長對艾麗雅心存邪念,指使貌醜心善的敲鐘人醜奴劫持艾麗雅。艾麗雅為守備天昊所救,愛上了天昊。天昊是個虛偽放蕩的偽君子,兩人幽會時,妒火中燒的洛族長跟蹤而至,刺傷天昊後逃跑。艾麗雅無辜蒙罪被判絞刑。臨刑前,曾受艾麗雅恩惠的醜奴將她救走,藏身本城宗廟。洛族長恐其刺殺天昊的真相為人所知,授意天昊帶兵入廟捉拿艾麗雅。眾浪人聞訊趕來相救,混戰中,艾麗雅、眾浪子被亂箭射死,憤怒之下的醜奴將洛族長殺死後殉情自殺。

《情殤鐘樓》史依弘飾艾麗雅.JPG

《情殤鐘樓》史依弘飾艾麗雅

 

116(四)19:00新編京劇傳奇劇《狸貓換太子》(上集)

北宋真宗趙恒,中年乏嗣,下詔東西兩宮:李劉二妃,誰先生男,立為皇后。劉妃與內侍郭槐定下毒計,在李妃分娩之時,用剝皮狸貓換出嬰孩,並謊報真宗,誣其產下妖孽,貶入冷宮。繼而又暗命宮女寇珠將無辜嬰兒扔進御河。寇珠不忍加害,與總管陳琳密議。由陳琳冒險將嬰兒藏匿於妝盒,送出宮去,交八賢王撫養。

七年後,劉妃雖立為后,但她所生之子不幸夭亡。趙恒遂立八賢王之子趙禎為守缺太子,以繼大統。豈料趙禎正是當年李妃所生嬰兒。趙禎誤入冷宮見到李妃,卻不知實情,未能相認。劉后由此生疑,拷打寇珠,追查陳琳,進而設計殺害李妃。寇珠殉難。陳琳與冷宮總管秦鳳火焚冷宮,放走李妃。劉后奏明皇帝,處斬陳琳。八賢王闖宮營救。陳琳甘受酷刑,冒死揭露隱情,終使趙恒恍然大悟,決心平反冤案。詎知事出意外,功虧一簣……

 

117(五)19:00新編京劇傳奇劇《狸貓換太子》(下集)

光陰荏苒,承繼皇位的趙禎年滿十八,臨朝親政。流落民間苦熬歲月的李妃因「褻瀆皇家」而被押解開封府問罪。包拯在審訊時發現案涉宮闈,事關重大,遂追根尋源,查找人證。劉太后搶先下手,將拘禁深宮苦服刑役的陳琳毒死,並派郭槐坐鎮開封府,監督審理,使破案陷入僵局。久病纏身退隱深宅的八賢王得知李妃現身,親往開封府衙密告實情。而陳琳生前寫下的血書證詞,也由他當年收養的義女、寇珠的胞妹寇玉送交府衙。包拯揆度案情,將計就計,「陰審」郭槐,獲得口供。然而,劉太后卻假趙禎之旨,將李妃押解進宮處置。面對劉太后的威逼利誘,李妃一顆慈母之心始終不渝。千鈞一髮之際,包拯攜郭槐闖入皇宮。一場積壓醞釀了十八年的正義與邪惡、人性與非人性的生死決戰終於爆發……

《狸貓換太子》陳少雲飾陳琳.JPG

《狸貓換太子》陳少雲飾陳琳 

 

11/ 9(日)19:00台中市中山堂

11/11(二)19:00高雄市至德堂

《四郎探母》

    沙灘赴會,四郎楊延輝被擒,改木易,經蕭太后收留,招為駙馬。十五年後,遼將蕭天佐擺天門陣於九龍飛虎谷。宋帝御駕親征,佘太君押糧至雁門關口。楊延輝聞訊,欲趁機探望老母,惟因兩國交戰,關口守護正緊,不得如願。鐵鏡公主問其心事,楊延輝料隱瞞不過,請公主起誓後將身世說明。公主甚為同情,乃盜令箭一支,使過關探母。楊延輝至雁門關與母、弟、妻等會見,細訴離情。因時限已到,一家人只得揮淚告別。楊延輝回到北營,事已洩漏,蕭太后欲依律將楊斬首,幸有公主與二位國舅苦苦說情,始得寬恕,並賜人馬三千,把守北天門。

《四郎探母》史依弘飾鐵鏡公主(左)_李軍飾楊延輝(右)m.jpg

《四郎探母》史依弘飾鐵鏡公主(左)、李軍飾楊延輝(右) 

 

上海滬劇院

118(六)19:00《庵堂相會》

金秀英與表兄陳宰庭青梅竹馬,自幼訂婚。後來,陳家家道中落,金父欲就此賴婚。金秀英趁父母清明上墳之際,趕去探訪寄居在庵堂的表兄陳宰庭。路經小橋時怯而止步。適邂逅宰庭。因闊別多年,彼此已不相識,乃央其攙橋、引路。途中語及往事,兩人暗自驚疑,及至在庵堂盤問清楚,夫妻方始相認,秀英並約宰庭於端午節到金家花園,以便贈銀趕考。不料此時被金父知道,逼妻拷問婢女紅雲,紅雲故意把約會地說成看龍舟江畔。端午,金父母同去看龍舟,不見宰庭蹤影,明白中計後急返宅邸,逼陳退婚。秀英以死相抗,於是其母暗地放走了他倆。金父追至陳家,兩人早已拜堂成親矣!

 

119(日)19:00《雷雨》

滬劇《雷雨》改編自曹禺先生的同名話劇,是滬劇經典保留劇目。

曹禺先生的處女作《雷雨》,被公認為是中國現代戲劇真正成熟的標誌。七十餘年來,這部名劇被幾代滬劇藝術家不斷移植搬演,也已成為百年滬劇歷程中的傳世之作,滋養並提升了劇種的人文品位和表演品格。滬劇《雷雨》在尊重曹禺先生原著精神的基礎上,賦予了滬劇藝術特色的改編與創造,強化了戲劇性與音樂性、抒情性與思想性、可看性與藝術性的高度結合,多年來不斷演出,不斷提升,不斷完善,近年又推出了新版滬劇《雷雨》,將人類生命裡所交織的「最殘酷的愛和最不忍的恨」,展現在當代觀眾面前,冀求能引發當代人新的思索與回味。

該劇故事發生於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初,周公館。妻子繁漪不堪窒息於丈夫周樸園的專橫冷酷,將追求新生活的希望寄予年歲相差不大的周樸園的長子周萍身上。豈料周萍已轉而熱戀年當青春的女傭四鳳。此刻,四鳳的母親魯媽來到周公館,與周樸園不期而遇,原來她就是三十年前被拋棄了的周萍的生母。她決計帶四鳳遠走他鄉。然而,雷雨交加之夜,當兩家人的情感糾葛真相大白之後,三個無辜的年輕人瞬間死於非命,生者卻仍在毀滅的痛苦中掙扎……

《雷雨》茅善玉飾繁漪.jpg

《雷雨》茅善玉飾繁漪

 

上海越劇院

1111(二)19:00新編現代越劇《玉卿嫂》(原著:白先勇)

    新編現代越劇《玉卿嫂》獲中國越劇藝術節劇目金獎第二名。方亞芬在《玉卿嫂》中扮演玉卿嫂,獲第二十三屆中國戲劇梅花獎榜首,上海市第十六屆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主角獎,中國越劇藝術節「十佳演員」稱號。齊春雷在《玉卿嫂》中扮演慶生,獲中國越劇藝術節「十佳新秀」稱號。

故事改編自著名台灣作家白先勇先生的同名小說。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浙江嵊縣,身體孱弱的慶生長期得到玉卿嫂的呵護,生活在一種似姐弟又如夫妻的情感境遇中,當慶生走入社會面對新的女孩和對未來的嚮往時,他想擺脫玉卿嫂的情愛和社會世俗觀念的壓力,而玉卿嫂則把與慶生的情感視為她唯一的珍愛,同樣在社會世俗的眼光中,她也已經不能再失去慶生,為了解脫情感和社會的雙重困境,玉卿嫂最終選擇了與慶生共赴黃泉的絕路。

白先勇的小說作品《玉卿嫂》,頗為吻合越劇的劇種特色,創造出了一個真情錯愛的人間傳奇故事。同時,《玉卿嫂》又具有一種婉約撩人的江南風情,而白先勇的作品本身所具有的現代感,又能與當代觀眾產生一種共鳴,玉卿嫂所遭受的情感困惑,當代許多人也會有感同身受,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而已,它們的情感上屬於一種「異質同構」現象。因此,《玉卿嫂》既符合越劇傳統的風格,又能夠提供一種良好的文化品質基礎。

《玉卿嫂》方亞芬飾玉卿嫂.jpg

《玉卿嫂》方亞芬飾玉卿嫂 

 

 1112(三)19:00大型清裝越劇《楊乃武》

這是個家喻戶曉的故事。

清末,餘杭士子楊乃武應鄉試中舉,擺宴慶賀。房客葛小大妻畢秀姑頗有姿色,人稱「小白菜」。她本是葛家童養媳,曾在楊家幫傭,與楊乃武早有情愫,礙於禮義名份,難成眷屬,只得各自婚娶。餘杭知縣劉錫彤曾為濫收錢糧斂贓貪墨,被楊乃武聯絡士子上書舉發,斷了財路,心懷怨隙。他兒子劉子和用迷藥姦污了畢秀姑,又把她丈夫葛小大毒死。劉錫彤為保住兒子性命和發洩私憤,便「移花接木」,把楊乃武騙至縣衙,嚴刑逼供,以「謀夫奪婦」定擬,問成死罪。楊乃武和其胞姐楊淑英、妻子詹氏不服,屢屢上訴,歷時二年,前後幾十堂,皆因劉錫彤上下疏通賄賂,以致官官相護,依舊判定死罪,並詳文刑部。詹氏也因上告失敗而獲罪被拘,幸同科舉人汪士屏聯合士紳上書刑部辨冤,刑部侍郎夏同善駁回詳文,並請得諭旨命浙江三大憲會審。楊淑英為救弟弟,懷抱侄兒去省城探監,求秀姑據實翻供,畢秀姑深覺愧疚,當即應允。誰知浙江巡撫楊昌浚為保住自己面子和眾多參審官員頂子,依仗擁兵邊疆左宗棠之勢,會同藩台、臬台蓄意抗命,不准畢秀姑翻供,復以「通姦謀命」定擬,上奏。楊昌浚此舉激起浙江士紳公憤,楊淑英在他們支持下,至獄中讓楊乃武寫冤狀,冒死赴京,滾釘板告狀。光緒帝生父醇親王痛恨楊昌浚蔑視朝廷,又怕各省督撫仿效,決意替楊乃武翻案,以示警飭。正當楊乃武看透黑暗吏治,與秀姑欲以鮮血、頭顱祭告天下:「大清百姓盼望青天」之際,得到了醇親王「大清有青天」的回答。出獄之日,楊乃武目擊畢秀姑奉懿旨,被押解尼庵削髮為僧,自己雖保住了命,卻已一身傷殘,幾為廢人,連舉人功名也不准恢復,不禁黯然自問:「我這冤案是昭雪了麼?大清真有青天麼?……

一曲冤歌傳百年,長伴遺恨說青天!

 

上海崑劇團

1114(五)19:00《牆頭馬上》

工部尚書的兒子裴少俊與洛陽總管的女兒李倩君,一個在馬上,一個在牆頭,一見鍾情。李倩君毅然與裴少俊私定終身,裴少俊卻不敢告訴父親,把李倩君藏在後花園,生兒育女達七年。事情被父親撞破,立逼兒子休妻。直至少俊中了狀元,倩君身份也明朗,夫妻才得以破鏡重圓。

《牆頭馬上》張靜嫻飾李倩君.jpg 

《牆頭馬上》張靜嫻飾李倩君

 

《牆頭馬上》黎安飾裴少俊.jpg

《牆頭馬上》黎安飾裴少俊

 

1115(六)19:00

《花判》

杜麗娘魂歸地府三年,卻因陽間宋金兩朝交戰,致使地府裁員,陰司工作停滯,始終案無定判。

直至某日,奉命代管十殿地府的胡判官上任後,事情才有了轉機。

雖然,胡判官滿腦子封建迂腐,秉性固執而且官僚,差一點將杜麗娘的魂魄判罰為鶯燕,貶為卵生。卻幸好有憐香惜玉的花神與之舌辯周旋。

最後,胡判官覺得杜麗娘也著實可憐,更又聽聞其父杜寶,在陽間官居要職,這順水人情,正好樂得一施。便私開一面,准許麗娘魂遊陽間,尋找夢中情人去了。

《癡訴‧點香》

宋真宗時,奸臣王欽若弄權,為帝選美,點中蕭惜芬,而蕭已傾心於書生洪繪,遂裝瘋逃亡,有無賴愚弄之,被算命瞎子諸葛暗斥退,惜芬曾知諸葛暗以算命為由,助洪繪脫險,遂夜訪諸葛暗,告以實情,諸葛暗憐之,許諾助其尋訪洪繪。

《撞鐘‧分宮》

李自成兵臨城下,崇禎帝召集百官拒敵,卻皆閉門不出,無奈何,只好放走太子,刺死公主,賜皇后自盡,然後獨上煤山而去。

《撞鐘‧分宮》蔡正仁飾崇禎.jpg

《撞鐘.分宮》蔡正仁飾崇禎 

 

1116(六)14:00《琵琶記》

蔡伯喈上京趕考,其妻趙五娘留居家鄉照顧公婆。適逢饑荒,五娘自咽糟糠,省下糧食供養公婆。婆婆先有誤解,後明白真情,搶吃糟糠而亡。公公也因病重去世。五娘萬分傷感。

趙五娘獨自埋葬公婆,打算上京尋夫,她憑平時的印象,描就公婆真容,帶在身邊,並在墳前祭奠一番,告別張大公而去。

趙五娘上京尋夫後,鄉鄰張廣才代為照看其公婆墳墓。蔡伯喈差李旺下書,張廣才義責蔡伯喈「三不孝」逆天大罪;李旺為蔡婉言解釋。

《琵琶記》梁谷音飾趙五娘.jpg

《琵琶記》梁谷音飾趙五娘

 

《琵琶記》張銘榮飾蔡婆.jpg

《琵琶記》張銘榮飾蔡婆

, ,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