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之精采在於編導之無窮想像力;戲之動人在於演員對狂喜、大悲之收放;戲之耐人尋味在於觀者之融入及縈繞沉思。

2013728日晚間在臺北木柵國光劇場,身歷其境了一場名為《小劇場.大夢想》的聯合展演,其中一場由「栢優座」編導演的「獨角戲」,老實說我是衝著主角黃宇琳而走進劇場。首先見到打破台上下的區隔,觀眾步上舞台,自由落座於ㄇ字型的階梯式座位上。表演者的呼吸、顰笑、淚滴竟如此貼近在眼前。環顧左右全是在學或在職的知青,這一株株苗子皆是未來劇運的源頭活水。

劇情約略是透過傳統京劇折子戲片段,探索京劇演員攀向表演頂峰的畢生掙扎。編導的手法、創意多能準確傳遞,諸如:以方形白布燈籠書寫各段主題,達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沉靜、省話;用默劇手法傳達「神秀如是說」四句偈(音寄)中「時時勤拂拭」的意念;伴奏樂隊聞聲不見人,惟京胡琴師頭戴斗笠面蒙黑紗,先調音再展現弦樂器的醍醐味;高舉「不要妨礙我練」的字樣,闡述京劇演員練功的艱辛過程:踢腿、片腿、拿鼎、下腰、飛腳旋子等等高難度動作。

梨園規矩,自幼八、九歲啟蒙,進了這行,從那一刻起,這個決定就已經生死以之。要為畢生負責,使命感強烈,全力以赴,非關興趣。生命可能因此而完整,也可能從此失去一切。坐科習藝期間,祖師爺賞飯,走紅則遭嫉、受排擠、被中傷;傍角兒的下把、二三路活兒更面臨去留的抉擇。

劇中還點出了京戲的幾項特色獨活:楊瑞宇飾演的一丈青扈三娘是乾(音錢)武旦,楊舒晴的《乾坤圈》哪吒是坤短打武生。朱柏澄的武生追述老前輩台上摔斷腿成瘸,為了舞台生命,竟打斷再接的悲壯事例。旦行的蹻功是以纏足練成,彎曲腳趾,耗蹻、跑圓場、走花梆子,直到指甲脫落、血肉模糊、不忍卒睹為止。

黃宇琳踩蹻繞行全場,模仿古代女子行走姿態的動作,私底下所花的功夫令人咋舌佩服。演員在台上要把心中的七情六慾全放下,瞬間恢復神采,嬌笑唱作。首場的《白蛇傳.斷橋》她扮白素貞,譴責許郎負心,後段的趙燕俠版的「小乖乖」,白娘子即將與剛滿月的襁褓親生兒生離,至情處淚流滿面。為母則強的弱女子教人動容。戲裡的她,褪下大紅褶子,內著素白衣衫,「還我清白在人間」,人生如夢幻泡影。劇終時,女主角幾次三番奮力撕去臉皮,彷彿欲抹去不堪回首的過往或是椎心泣血的憾恨,讓人步步驚心。宇琳的沉著淡定撐起了這台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