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臺灣京劇之光,也是臺灣人的驕傲

《瀟湘夜雨》一鳴驚人黃惠英魅力難擋

年年好戲連台只為不斷超越自我創高峰

雙膝疼痛老父庇佑過難關幕後戲也感人 

 

自我結婚停筆京劇寫稿近十年,然而,臺灣京劇票友界第一把交椅──黃惠英女士卻不曾停歇,持續在自己熱愛的京劇園地又耕耘了十年,這個漫長十年外加她早期所投下不止一個十年,待我今年(2014)1月4日在「國軍文藝中心」觀賞她主演的《瀟湘夜雨》,不禁惶然驚覺時間過得真快,黃惠英,這位外貌似乎不曾改變的甜姐兒,其精湛的演出卻令人驚呼連連,而何止是我個人認為她演出好上加好已達爐火純青,比起臺海兩岸號稱國寶級的演員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數十年所累積的深厚功底,再次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佩服之至,黃惠英三個字已成為金字招牌,在觀眾心目中熠熠發光。有道是老子有句話:「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黃惠英確實以自己的實力應證了惟有自我超越才是真正的勝利者、大贏家,我想與我有相同看法的朋友大有人在,我們都要為這位奇女子努力不懈,精益求精,不斷攀登京劇事業的奮戰精神豎起大姆指喊一聲:「讚!」

當然,那晚《瀟湘夜雨》莫大成果是值得一書的,我不禁想起為黃惠英幫襯,由黃惠英特別自中國京劇院請來、已退休國家一級演奏家李門所說的一句話最能體現女主角所展現的純熟技藝,他說:「黃惠英唱戲最能把演出者的份量給表現出來,她謝謝我們為她伴奏,我們還要謝謝她的邀請,因為,為她伴奏,我們聽的高興,彈的高興、過癮極了!」

可不是嗎?想想看當晚「國軍文藝中心」現場的觀眾是如何陶醉在這場不同凡響的饗宴中,不僅再次欣賞了從未讓人失望的黃惠英把《瀟湘夜雨》的表演程式再度拉高,且邊看邊欣賞高水準的琴藝演出,那真是至高境界的享受,台下觀眾除了熱烈鼓掌不足以表達謝意,做為她的朋友如我,都以有這位京劇藝術家朋友為榮,喜愛京劇者更是覺得當今臺灣票友界有此傑出女子,無論黃惠英站上世界那個京劇舞台都是「臺灣之光」,都是臺灣人的驕傲。

在結束演出後,我除了賀喜她獲得成功,特別問她給自己這次演出打幾分?嬌小的她開心又含蓄的笑說:「這次我一個螺都沒吃,算是相當滿意的。」其實豈止是如此,《瀟湘夜雨》整場戲下來黃惠英沒忘一句詞兒,清脆的嗓音悅耳動聽,中氣十足,最重要的是舉手投足所拿捏的分寸恰到好處,在她演來是絲絲入扣,扣住了觀眾的心弦,觀眾幾乎是隨著她的演出悲而悲,隨著她的演出喜而喜,完完全全融到了戲裡面,也因此,一會兒見台下叫好不斷,許多媽媽卻又隨劇情起伏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淚,觀眾們這樣真情流露的畫面,在現今菊壇演出並不多見,但凡那晚戲迷看得真是好不舒暢痛快,更甭提黃惠英的扮相有多美了。

然而,最讓我感動的還不止是傳統戲的魅力,而是黃惠英她將戲裡楚楚可憐,卻又剛正不阿的張翠鸞演得淋離盡緻,令人又愛又憐,尤其幾場主戲她都掌握的相當好,深刻揣摩了劇中人物內心情感,例如:張翠鸞由義父作主與崔通訂親,之後目送夫婿離家進京趕考,為義父一再叫喚才不捨折返家門,黃惠英在此處著墨許多,於夫婿連著重覆三次說道:「我要走了。」細膩的做出放、略放、再放三個難以割捨的身段與神情,將一個羞人答答的美婦該有的嬌羞含情神態用曼妙的肢體語言和生動眼神做了最佳傳達,我忍不住問她是如何揣摩女主角與夫婿分手剎那的依戀?原來這細微之處是自她所學的楊秋玲《瀟湘夜雨DVD》中再外添內涵的,只為這不到三分鐘的戲,她可以不厭其煩的與飾演義父的國光劇團資深老生王鶯華以及飾演夫婿的另一位國光劇團資深小生孫麗虹三人一再討論與排練,其在在求好心切,要求精緻到位,天資聰慧又肯用功的態度,看在兩位資深內行的眼裡都倍覺佩服。

此外,前往官府尋夫遽聞崔通另有新婚妻子的那一場戲,黃惠英先是一怔後一驚,接著混身顫抖的動作,然後,提高語調表露內心不平,同樣看出她的用心,這點她則特別感謝此次擔任戲劇指導,也是多年恩師的郭錦華老師給予重點提示,黃惠英說:「單是這三個動作在家對著鏡子練習數十次,因為表現的不夠自然就木了。」而早年向杜近芳老師學戲的時候,經指點她已能體會惟有精準的捕捉人物性格一齣戲才能打動人心,「印象中是主演《鳳還巢》青衣王雪娥時懂得的吧!」因此,翻開黃惠英豐碩的主演紀錄,我所記得的《霸王別姬》、《全本白蛇傳》、《花木蘭》、《全本玉堂春》、《穆桂英掛帥》、《十三妹》、《金玉奴》、《春草闖堂》等等,除了戲好、功夫好、唱得好不說,就在人物的畫龍點睛。

「演《貴妃醉酒》得有貴氣,演《十三妹》得有英氣呀!」她謙遜的略述自個兒的演出心得,但我認為還得搭配演出者豐富的人生閱歷,別忘了黃惠英曾擔任過臺灣省會計師公會理事長之重要職位,在工作職場上早已是叱吒風雲的女強人,所以能挑樑演大戲,此為何「國軍文藝中心」組長盼有一張黃惠英《十三妹》的劇照作為他畫畫的題材,就足堪顯現她在臺灣菊壇爭得的地位了。

再回頭看黃惠英如何彰顯《瀟湘夜雨》那位官家千金張翠鸞優雅的氣質及家風薰陶下的落落大方,只見她出場身段輕盈,不急不緩,立刻把觀眾的目光震懾住,接著一聲輕嘆,隨後在父親﹝由國光劇團資深老生鄒慈愛扮演﹞遭貶愧對女兒唸出:「我兒多受風霜,為父心下怎忍」柔美的略過一絲微笑以慰父親,觀眾隨之感受到一個大青衣該有的端莊賢淑及鮮明個性,沒有絲毫扭怩,人說:「好的角兒,一出場觀眾心裡就有數了。」

除此,黃惠英每次選的戲都具一定高難度的挑戰,《瀟湘夜雨》也不例外,一場惡差解一路追打張翠鸞的高潮戲,黃惠英來回不停的翻滾著身子,以躲避那無情的棒如雨下,臉上的驚恐與委屈,加上不斷的哀求聲,觀眾看得是既心疼又欽佩,知道愛戲如痴的黃惠英這回又豁出去了,那個拼命三郎的狠勁又再次展現在舞台上,台下觀眾報以熱烈掌聲可想而知。

殊不知,這場戲害的黃惠英差點要貼出取消公演的告示,原因是多年為戲付出,她的膝關節終於發出抗議,在演出前一個月出現腫痛積水,醫生強烈要求她必需停唱避免過度使用,她憂心忡忡舉棋不定,在萬般掙扎下只有無奈的向已過世,當年帶領她走進京劇世界的父親(臺灣京劇界大家所熟悉的師承高德松花臉名票友──黃本根先生)誠心祈助,說是神奇,長年在黃惠英身邊的得力助手陳宛燕小姐的先生,生有靈通體質,告訴她黃老先生會庇佑她過關的,戲無需停演,受此鼓舞黃惠英咬緊牙關再度振作,在1月4日開演前二星期再密集排練此橋段。

談到此,黃惠英眼泛淚光,卻滿露笑容的說:「公演前我循往例到父親牌位前祭拜,結束演出,我與父親說:『女兒我做到了,謝謝父親的保佑。』」這台下一場驚心動魄又溫暖的戲不遜於台前,黃惠英果真是女中英豪,她沒辜負父親對她的期望,當年父親黃老先生眼中這個集聰明智慧與善解人意的小女兒,用她後天二十年的努力填補了前二十年的京劇空白生涯,以此做為對父親的孝道,父親是她的啟蒙師,也是她的伯樂,沒有父親再三鼓勵黃惠英的京劇才華無法如今天發光發熱,但是,一本初衷,她感謝父親的提攜將此榮耀全歸於對她期待有加的父親,正如《易經》所言:「無有師保,如臨父母。」即使父母不在,為人子女的若時刻感念父母,做人處事不讓父母有失顏面,在天之靈的父母一定會保佑兒女的,寫到這感人的一幕,我又好似見到黃老先生如往常來到「國軍文藝中心」,開心的坐在他固定的貴賓席上等著開場。

黃老先生,您可看到了麼?這場《瀟湘夜雨》是座無虛席,大家爭相入座的熱鬧場景恍如過年,許多來晚了還著急的找位子呢!比起那些大陸劇團大匹精英來臺,您的女兒黃惠英是一馬當先,萬夫莫敵,那是累積了多少豐厚的實力所換來的個人魅力。

黃老先生,您的女兒個頭小氣度卻不小,「不唱則已,要唱就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現給觀眾。」這是她常說的一句話,因此,這次她不惜重金禮聘京劇界響噹噹的兩位名琴師──來自中國京劇院國家一級琴師李門和李超兩兄弟為她擔任胡琴、二胡工作,以及來自黑龍江省京劇院國家一級琴師趙惠蘭小姐為她伴奏月琴,這個夢幻組合保證是您喜歡的,也是所有觀眾喜歡的,不過,在您為她拍手叫好的同時,可還要為她那青一塊、紫一塊的膝蓋多操份心,保佑她早日康復,因為已有許多戲迷迫不急待的問她:「下齣戲演的是什麼戲碼?」

 

劇照1.jpg

 

劇照2.jpg

 

劇照3.jpg

 

劇照4.jpg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