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劇團歷經十七年的努力,已然豎立了良好的口碑,去(101)年的團慶公演──「好戲101」排出了堅強的陣容,吸引了舊雨新知。臺北市城市舞台,場地適中,樓上下坐滿了觀眾,人氣很旺。

首日,《趙氏孤兒》可稱古典悲劇經典之作,既聽唱功,也看做功。該劇根據元雜劇及京戲《搜孤救孤》重新編寫。首演為馬連良飾程嬰、譚富英飾趙盾、張君秋飾莊姬、裘盛戎飾魏絳,當然是我輩夢寐以求的組合。

當家老生唐文華的程嬰,出得台來十分吸睛,內行所謂:「三白」:護領白、水袖白、靴底白,顯得格外有精神。老戲編得緊湊,一開始氣氛就緊繃,為救孤苦思良策,以一人對整個朝廷,無異以卵擊石,戲劇張力推至高點。宮女卜鳳(吳海倫飾)為護莊姬公主敢對權奸屠岸賈怒視,為之後捨身救孤埋下伏筆。劉海苑專研張派,有嗓子,〔迴龍〕、〔二黃原板〕詮釋悲情最適切。張君秋的唱腔柔美甜潤,天賦優異,無人能望其項背,學者甚眾,難怪風行不輟。把守宮門的韓厥(王逸蛟飾)一念之仁,放走夾帶,不免一死以全節。摔硬僵屍,以背著地表示死亡倒地的動作,乃生、淨等行當的基本功。此劇又名《八義圖》,讓亂臣賊子知天下竟有不畏死者前仆後繼,浩氣貫長虹,忠義留人間。當權佞臣屠岸賈在劇中份量舉足輕重,非等閒之輩。心機疑慮深,陰險狠毒,拷打趙家門客公孫杵臼匿孤不報時,唱「一邊打來一邊問,看他招承不招承?」令人切齒。黃毅勇擔此要角,唱念狠勁尚有進步空間。

貫穿全劇的救孤主角唐文華,演技細膩,進得白虎大堂唱〔二黃倒板〕「奉了命」走的是低腔,似乎保留元氣,以利整齣戲之進行。欲成大事,先沉住情緒,再與賊言語周旋;冒大險出首告發公孫兄,應答之間絲毫不得閃爍遲疑;奉命鞭打公孫杵臼,二人假戲真做;乍見親生子被害,心碎卻不敢放悲聲,下場時背影將人間至痛顯現至深。

下半場〈魏絳還朝〉又起高潮。飾演者牛征良個頭、扮相穩重,「掃蕩煙塵奏凱還」唱來吐字清晰、收放疾徐適度。鬚白鬢斑,舉手投足間將一位定國安邦將的老辣深沉形象活現於舞台之上。晉見莊姬「程嬰獻孤可是實情?」一句話勾起公主萬恨千愁,肝腸痛斷。張派旦角的詞與腔皆言簡意賅,字要咬住落實、腔要圓滿到位,「不堪回首話當年」一句彷彿九彎十八拐,讓人耳目一新。

良將魏絳、忠臣程嬰二人言語機鋒相互較勁,三言兩語直接切入正題。魏故意請託美言,讓程應徹底失望,再由相互猜忌至表明心跡。激於義憤的鞭打使忠奸立辨。牛之處理先不灑狗血,蓄積能量至千錘百鍊的〔漢調〕:「我魏絳聞此言,如夢方醒……」十五載冤情一旦真相大白,得以昭雪。魏老將的悔愧交加,令人熱淚盈眶。對手戲非旗鼓相當無法感人。宋士芳老師的京胡伴奏,當切即切,銜接緊密,嚴絲合縫。劉海苑的公主,〔流水板〕:「十五載勾起思子情懷」唱得柔腸寸斷。

順說孤兒趙武一場,〔反二黃〕的唱段:「老程嬰提筆淚難忍」瀰漫悲情,至「親兒性命」配合捋髯、拭淚,直到「以為憑證」,唐老生淬鍊成熟、唱作俱佳。終於定計殺死屠岸賈,趙氏血海深仇,因此得報。徒留喪子之痛,點滴在心頭。

 

22.《趙氏孤兒》劇照,(左起)唐文華飾程嬰、牛征良飾魏絳

《趙氏孤兒》劇照,(左起)唐文華飾程嬰、牛征良飾魏絳

 

22.《趙氏孤兒》劇照,(左起)汪勝光飾趙武、劉海苑飾莊姬、唐文華飾程嬰

《趙氏孤兒》劇照,(左起)汪勝光飾趙武、劉海苑飾莊姬、唐文華飾程嬰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