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與臺灣一衣帶水,在兩岸文化交流過程中,浙江在臺舉辦的「臺灣.浙江文化節」自2007年至今已成功辦了六屆。溫州與臺灣地緣相近、血緣相親、文緣同宗,基於溫州素有「戲劇故里」之稱,於今(2013)年5月在臺北、高雄、臺南、嘉義巡迴演出新編崑劇《范蠡與西施》。此劇由浙崑與臺崑精心籌畫製作:臺崑團長洪惟助教授取材自梁辰魚的《浣紗記》而編寫,以現代人的角度思考范、西二人在面對愛情和救國難以兩全時,內心的無奈、痛苦與掙扎,注重人物的心理刻劃。特邀上崑一級導演沈斌執導,和上崑一級作曲家周雪華編曲、訂譜,演員陣容堅強,分三組由浙、臺崑劇團知名演員擔綱主演:曾傑、楊崑、趙揚強、楊莉娟、溫宇航、陳長燕。535日在臺北城市舞台分組演出三場。

浙江自古即以出產蠶絲聞名於世,首場〈浣紗〉即充分發揮絲綢輕柔飄逸之特色,飄飄然凌空高懸多幅彩紗,隨風擺盪。工閨門旦的女主角楊崑,啟蒙自名家王奉梅老師的親授,她的唱念重則亮脆,輕則低柔婉約。溪邊浣紗自報姓施名夷光,年方及筓(音基),古時女子十五歲算成年,盤髮於頂,以簪橫穿,此簪叫筓。與苧蘿村女伴吟唱山歌,遇大夫范蠡,遂以輕紗一幅作為訂情信物,這是第一場〈浣紗〉。

〈請降〉越國戰敗,范大夫進言用離間計,自請往吳甘言求和,再暗中去賢交佞,長吳王之威風。長幅絲巾更增添思念情。〈憶約〉舞台上以兩塊光區分別點出一雙有情人心心相繫,再合影訴離情依依。〈定計〉君臣忍辱三年,勾踐養馬嚐糞,歸國後臥薪嚐膽,誓不忘滅國之仇。又定美人計迷惑吳王,范大夫毅然為國捨私情,情侶飽受相思折磨,又遭別離之苦。〈勸施〉雖說國難重於私情,怎堪無瑕白璧歸來已是忍辱含垢?女子何時命運方能不受擺佈?〈獻施〉、〈苦諫〉夫差終日沉迷,程偉兵的伍員激烈陳詞、引史諫君,以孤臣孽子之心,悲吳亡在眼前。自然是忠言逆耳、美色迷人。〈伐吳〉一場勾踐生聚教訓,整軍經武復仇,夫差自刎。終篇〈泛湖〉范大夫欣然來接,西施自慚形穢,歷盡滄桑早已今非昔比。幽幽然道:「夫差為我亡國,你為國捨我!」紅顏心境耐人尋味。

「句踐復國臥薪嚐膽」的故事,又名「吳越春秋」,早已家喻戶曉、深入人心。家國大義、兒女私情、伍子胥死諫等情節衝擊起伏、扣人心弦。多年前郭小莊、曹復永在臺北合作過《歸越情》。此番新編故事曲文,編劇洪惟助、導演沈斌嘗試挖掘人物的內心,以各種不同的創作手段發揮崑劇表演藝術的特點。尤其結局〈泛湖〉更要有一個合情合理的交代,否則范蠡為了國家自動獻上未婚妻,沒有掙扎、沒有痛苦,輕易犧牲了個人;西施聽說美人計,沒有驚恐、沒有憤怒,只怕有辱使命,輕易就被說服,太不合人情了。夫差百般恩寵、真心相待,難道西施不會也動了感情?眼見諸侯各國交相爭戰,百姓流離,都只為報仇雪恨、爭霸揚威,己身不過是男人遂私欲的犧牲品。當昔日情人來接,心境自然複雜、掙扎。如何讓劇情發展合乎人性,方能喚起共鳴。「紗」是戲眼,從〈浣紗〉之贈紗,至〈勸施〉之分紗,到〈泛湖〉之合紗,貫串范、西二人的愛情。政治無情、愛情永恆,范為政治忍受愛情的折磨,西被政治鬥爭剝奪愛情,痛苦萬分。當政治勝利時,他們卻放棄了政爭,隱居五湖,歷盡滄桑,學會放手,這段愛情得到謳歌讚美祝福,也化成了一道圓。嘔心瀝血的作品能成為常演的保留劇目才是製作者最大的心願。

 

14《范蠡與西施》,(左起)溫宇航飾范蠡、陳長燕飾西施

《范蠡與西施》,(左起)溫宇航飾范蠡、陳長燕飾西施

 

14《范蠡與西施》,(左起)趙揚強飾范蠡、楊莉娟飾西施

《范蠡與西施》,(左起)趙揚強飾范蠡、楊莉娟飾西施

 

14《范蠡與西施》,曾杰飾范蠡

《范蠡與西施》,曾杰飾范蠡

 

14《范蠡與西施》,楊崑飾西施

《范蠡與西施》,楊崑飾西施

, ,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