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先生在1920年至1940年間共錄下了二十九段錄音,灌成十八張半唱片(見注釋)。各位雖然可以從這著名的「十八張半」中,聽到他從盛年到晚期的嗓音變化,所不變的,是他大氣而蘊籍的行腔、收放自如的氣兒、精準講究的字兒、昂然挺拔的勁兒和回味無窮的味兒。他對字音和對聲韻的研究,都深鑄在他的行腔裡,使得他不受音符的束縛。毫無疑問,他是在「唱」,但是因爲吐字精煉至極、聲韻修養至深,他唱來字字明白,聽來反而更像説話,流暢而自然,這正是用修養來唱,而唱出了涵養。他的裝飾音當然是有的,但是捉摸不到,以顫音爲例,別人的顫音起落分明,他的顫音卻有如螺絲轉兒,渾然一體往前進行,哪處起、哪處落,無從辨認,也無需辨認。

出色的演唱家少不了旗鼓相當的伴奏琴師,余先生最得力的一位琴師是李佩卿(1897-1931)。由於天賦的手音就好,悟性又高,便被余先生羅至家中,親自說腔調教,培養成自己的專用琴師。李佩卿的琴配余叔岩的唱,融合爲一個整體,是余派藝術的全面代表,叢鴻達在「李佩卿的伴奏藝術」中稱他爲余派藝術的大功臣,並不爲過。十八張半唱片中有十二張出自李佩卿之手,那時,兩人都春秋正盛,他處處熨貼的伴奏托出了余先生最好的狀態,展現了余派最高的規格。余先生的鼓師是杭子和(1887-1967),在十八張半中,我們可以聽到他均匀穩健的腕力和古雅大方的風格。試想,在一個冷雨敲窗的夜晚,點開「十八張半」,聽那清脆有力的鼓點子、張弛有度的伴奏和余先生彷彿來自天際的聲音,薰薰他們那遙遠的「時代氣息」,誰能説這不是京劇最高的境界、人生最高的享受呢?

在聆聽余先生之前,還是請您先光臨我們的演唱會,來一次「淺嘗輕酌」吧!我們不但請到了余派青年演員凌珂、傅希如、胡曉楠,還請到多位其他流派和不同行當的一級演員前來助陣,如奚派老生張建國、銅錘花臉康萬生、梅派青衣單瑩,以及來自海峽兩岸和北美洲的名票,都將爲您獻上精彩的演唱!十一月二十日,不見不散喔!(完)

注:十八張半唱片分別由百代、高亭、長城、國樂四家公司錄製,包括以下劇目:《一捧雪》、《八大錘》、《上天台》、《失街亭》、《打侄上墳》、《打漁殺家》、《打棍出箱》、《四郎探母》、《伐東吳》、《李陵碑》、《沙橋餞別》、《法場換子》、《空城計》、《洪羊洞》、《捉放曹》、《珠簾寨》、《桑園寄子》、《烏龍院》、《烏盆記》、《魚藏劍》、《搜孤救孤》、《賣馬耍鐧》、《戰太平》、《戰樊城》等。余先生的戲當然遠遠多於這些,根據劉曾復先生的統計,這十八張半唱片,「除反二黃外,包括了京劇老生的多種轍口,各種板式的唱段,此外還有叫頭念法和正式念白」,是學余者奉爲臨摹範本的必修文獻。

 

探索余叔岩的藝術--余派名家名票演唱會系列文(二)

 

  

 

伐東吳(西皮原板)

憶昔當年長沙鎮,

算來不覺有數春。

荊襄閬中遭不幸,

一心要把東吳平。

黃漢昇撩袍御營進。

老將軍免禮且平身,

暫陪朕坐消愁悶。

行兵不必淚傷心。

 

  

法場換子(二黃原板)

恨薛剛小奴才不如禽獸,

吃醉了酒全不顧滿面含羞。

闖下了滔天禍一人逃走,

連累他二爹娘不能到頭。

把一個兩遼王午門斬首,

樊夫人拔寶劍自刎人頭。

眼見得忠良臣乏嗣無後,

可憐他斬草除根,寸草不留,天地含憂,

怎叫我看水流舟,夫人哪!

 

  

八大錘(二黃導板、迴龍、原板)

聽譙樓打初更玉兔東上,

爲國家、秉忠心、食君祿、報王恩,晝夜奔忙。

想當年在洞庭逍遙放蕩,

到如今食君祿未報宋王。

岳大哥他待我手足一樣,

我王佐無功勞怎受榮光。

今夜晚思一計番營去闖,

留一個美名兒萬載傳揚。

 

 

第三屆國際京劇余派名家名票演唱會

 

 演出時間:中華民國1051120日星期日下午2

 演出地點:臺北國軍文藝中心

 主辦:美國紐約余派研究小組暨李氏京劇基金會

 

余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崇遠.臺灣弘報

臺灣弘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